Tyranny of the short-term tenancy policy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Brownfield and Short-term Tenancy, Land and Housing,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

短租霸權

 

歷史上,香港所有土地都是霸回來的。香港從原居民歷代遷港佔地建村,1841年被英國人從清朝手中割讓出去,從此官地屬皇土而非屬香港市民所有,到97過後直接將「土地賊贓」直接過戶給特區,政府就是香港最大的地主,香港市民一直未享有真正的港人港地,儘管土地自主意識正逐漸萌芽。

 

短租土地的現況最能反映問題所在。政府以業權人身份與租戶訂立私人批租協議,它既可以業主身份隱藏協議內容,同時又以官僚體制執行土地批租。當你要求它以政府身份向市民公開相關資訊,它可以用業主身份回應是私人協議不作公開;當你要求它以業權人身份與它商談土地批租,它又可以用政府身份,使用各種行政程序及出動官僚系統清場。雙重身份,龍門任搬。

 

短租制度的封閉性近年備受關注。這幾年全城陷入搵地恐慌,這筆約2,200公頃的政府短租土地資源,開始被質疑為何可以完全消失於土地發展的視界而無從過問;當發展新界東北被說成無可避免,亦被揭同區竟有個佔地相等於發展區房屋面積的粉嶺哥爾夫球場,正以一千元的象徵式租金租予富豪打高球。

 

上星期本土研究社公布了一份名為《租地任我行》的研究報告,發現近年不少富豪均以非公開招標方式與政府部門協商佔用土地,但卻要求將普通農民的農地進行公開招標,聲稱是公平公開,可見民間正透過研究這些選擇性執法的短租霸權,逐步將租地制度推上社會改革議程。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4年3月17日

 

 

本文於2014年3月17日在《晴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