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position on the proposed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Development Plan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City Planning,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Recreation & Sports
,

公共專業聯盟就西九文化區建議發展圖則的立場書

 

引言

  1. 公共專業聯盟一直關注西九文化區的發展,在2007年底發表了《人文西九─對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規劃的研究報告》,從發展理念及規劃準則方面提出了多方面的建議。本智庫在去年12月發表了《西九文娛藝術區第二階段諮詢的回應》,根據前述報告建議的理想規劃準則,分析了三個規劃團隊的規劃概念圖,及指出三者的優劣。本智庫在建議書內更點出了政府的隱蔽議程及從宏觀的角度提出了具體建議,俾使西九文化區更添活力,更多姿多彩。1

 

  1. 西九管理局現進行第三階段公共參與活動,諮詢市民對《(西九文化區)擬議圖則圖則》的意見。雖然有關圖則已吸納了本智庫前述兩份建議書若干意見,但在具體細節安排上,仍有不少可茲改善的地方,現詳列如後:

 

堅持專業領導

  1. 西九文化區的設立旨在推動本港藝術文化的發展,其重要性與獨特性無容置疑,若要成功,絕不可由外行領導內行,必須堅持專業領導。近期西九行政總裁連納智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西九文化區內)六成面積的藝術設施由西九管理局控制,四成面積分別是住宅和辦公室則由政府管轄,……」2雖然有關事例主要用以支持他滿意西九多元社區規劃的想法,但顯然與西九管理局可以主導園區規劃發展的公眾印象不相符。

 

  1. 有關言論使人憂慮特區政府可能直接介入或以間接手段影響西九文化區的發展。必須指出的是,社會輿論對園區過度商業化的憂慮始終揮之不去,原因是區內商業及住宅用地如何發展由政府操控。為了鞏固西九文化區的發展以藝術文化主導,及減少政治因素的干擾,特區政府須從實質運作及公共印象兩方面着手,確立由專業及業界人士領導西九文化區的規劃及發展工作。

 

擺脫「自負盈虧」財政緊箍咒

  1. 近年建築價格飆升,可能使西九文化區超支40億元,不但嚴重影響西九文化區的財政穩健程度,更可能進一步打擊園區的文化氛圍。問題的關鍵在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受制於「自負盈虧」原則,為了創收,可能要增加商業元素,使園區變得更商業化。

 

  1. 必須指出的是,現時向公眾諮詢的《擬議發展圖則》雖然距離最佳規劃標準尚遠,但也有可取之處。統計資料顯示,最高可建住宅樓面面積其實只有136300平方米,約為總可建樓面面積的百分之十八點三,低於百分之二十的最高限額。西九管理當局沒有盡用可建樓面面積發展地產,自然叫令人感到欣慰。跟數年前西九核心文化藝術設施諮詢委員會的建議比較,《擬議發展圖則》把藝術文化設施佔樓面面積的比例由百分之三十六提升至最多可達到四成,是另一可喜現象。3

 

  1. 可是,上述改進能否保得住,實屬言之尚早,因為財政壓力隨時可能導致樓面面積分配出現大倒退。西九管理當局在探討增加未來收入時便提及增加餐飲娛樂設施,而這正是眾多關心西九文化區人士所不願見到的。為此,本智庫鄭重呼籲特區政府應珍惜西九文化區的文化氛圍,認真考慮注資問題,別讓西九文化區變成另一個大商場。其實,特區政府對此是責無旁貸的,試看其他政府工程,包括其他同列「十大建設」的基建工程,都可以參考《公營建築工程的材料成本指數》等指標申請追加撥款,為何特別惡待西九文化區呢!

 

更多戶外表演

  1. 從平面圖則所見,園區內的戶外表現場地,集中在幾個廣場及公園,至於會否有小規模的戶外表演空間,圖則上未有標示。東西林蔭大道的街景粗略看來與一般市集及購物街無大分別,如何使市民在園區內「逛街」卻又截然不同的感覺及經歷,關鍵是園區的氛圍,除了店鋪的內涵需與文化藝術有關外,更需富動感的表演節目牽動遊園人士的情緒。

 

  1. 西九管理當局更應鼓勵市民自發表演,例如劃出部分地方並提供表演設施及管理,讓市民報名輪流表演,既可達到推廣文化藝術的目標,又可以提供更多種多樣的表演娛樂節目,可謂一舉兩得。

 

  1. 個別功能區的佈局,也需作輕微調整。東面人流主要來自佐敦道架空天橋及尖沙咀中港城,可是混合用途(5)小區及(6)小區的用途分別是酒店/辦公室/住宅及酒店/辦公室,遊人至此未必會產生別有洞天之嘆,因此需注入更多戶外展覽及藝術因素。

 

增加本地藝團用地

  1. 《擬議發展圖則》內的資料顯示,廣東道消防局遷走後不會在園區內重置,意味可騰出約1.4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作其他用途。該份文件更提出預留作政府、機構或社區部分的建築樓面面積,假若政府部門無需使用的話,可改用作藝術及文化設施及零售、餐飲及娛樂用途。本智庫多番提出園區內預留給本地藝團辦公排練的地方不多,理應遷走該消防局。既然有關倡議成為事實,便應把騰空的樓面面積撥給本地中小型藝團,讓更多本地文化能在園區內扎根,也有助推動本土文化在社區層面的發展。

 

公園內有更多活動實施

  1. 城市中的森林固然有其吸引之處,但只能滿足部份市民的需要。必須承認的是,西九公園與大部份市民的居所距離頗遠,市民舉家遊園,或結伴同遊,都希望能盡興而歸。基於此,公園設施須能照顧市民多方面的需要,例如兒童遊樂場、健體器械、野餐桌,空地,不一而足。當然,林林總總的設施會破壞綠樹林蔭的環境,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便要靠規劃師建築師園藝師的心思了!

 

  1. 西隧出口旁邊的大型表演場地及展覽中心周圍有廣場及平台,可設計作多種用途,包括擺設康體設施。

 

設立渡輪碼頭

  1. 從現有交通規劃看來,西九肯定會發展為九龍半島西面的交通樞紐。陸路方面,當地是港鐵九龍站、港鐵柯士甸站及廣深港高鐵香港站的所在地,九龍站及高鐵站更附設公共交通交匯處。水路方面,西九管理局既然打算在演藝劇場海濱設立供休閒活動使用的碼頭,應進一步考慮從水路引進更多人流。

 

  1. 必須指出的是,設立渡輪碼頭事關特區政府區域性交通規劃,理應由政府主導,政務司司長作為西九管理局主席,應責成有關政策局盡快進行研究並作出決策。渡輪碼頭可以從南面引進人流,更有活化維多利亞港,及疏導港鐵以至紅磡過海隧道交通的積極作用,詳情可參看本智庫在第二階段公眾諮詢的意見書。

 

  1. 渡輪碼頭應設在音樂中心及音樂劇院之間的海濱,以高架橋及行人輸送帶幫助渡輪乘客迅速往返碼頭及附近的公共交通交匯處,這可以大大提升海陸聯運的效率及吸引力。為此,海面特色建築例如供戶外演出的浮台及觀賞平台需向西遷移。

 

改良酒店設計

  1. 位於西九西隧出口的酒店模型,絕對是失敗之作,是上佳的反面教材。從環保角度而言,沒有通風廊是相當低級的設計錯誤;大面積的玻璃幕牆,除了浪費能源外,玻璃反射陽光,也叫人生厭;外觀似城牆、頗有君臨天下之勢,絕不平易近人。

 

  1. 基於地理位置的制約,該地段用來興建酒店是合理的,問題是這家五星甚至六星級海景酒店卻與市民公園為鄰,在設計上必須取得平衡,妥善照顧入住賓客及遊園市民的需要及感受,外觀設計最好能與公園融為一體,管理上寛緊有道,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善用第二階段發展空地

  1. 土地是香港最珍貴的資源,市區土地尤其珍貴。既然園區實行分期發展策略,便應善用第二階段建築所在的土地,除了戶外表演活動外,更可以舉辦一些全港性活動,或開放給區外團體借用以吸引人流,藉以提高西九文化區的知名度。舉例來說,農歷新年年宵市場、花卉展覽、嘉年華會、遊藝會、地區性比賽,不一而足;讓全港各區市民都有機會蒞臨使用,從而建立西九文化區的親民形象。

 

引入環保運輸系統

  1. 構思中的高架鐵路系統,若限於園區內行走,客源可能不足,會造成極大浪費,故西九管理當局應正式擱置有關計劃。較可行及環保的替代方案是引入公用輕型電動車系統(Light Electric Vehicle)。

 

 

 

公共專業聯盟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2011年10月30日

 

 

 

1 前述報告及立場書可到本智庫網頁<http://www.procommons.org.hk/research>瀏覽。

2 <連納智:讓人性化西九進行到底>(人物專訪),《信報財經新聞》,2011年10月10日。

3《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核心文化藝術設施諮詢委員會建議報告書、摘要》,4.27段。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government must face up to socio-political problems in its current population policy and anxieties regarding one-way permit approval (Chinese version only)
Decelaration of population growth rate reveals stark gap between government overestimation and reality (Chinese version only)
How the land lies: a rebuttal to Secretary for Development Chan Mo-po’s misrepresentation of facts in blog post “Take a Holistic View and Act Without Delay” (Chinese version only)
Ping Kong Tsuen: a case study of evolving tactics in land resumption (Chinese version only)
Non-governmental data reveals new future for land develop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Killing intent: what Nansha’s “Hong Kong district” means for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