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emature death of Hong Kong’s agricultural technology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 Economy, Environment
,

香港農業科技之殤

 

早前有日本博客在錦田河釣得一條巨型塘虱,煮食後發現臭得難以下咽,引來傳媒爭相報道,揭發河流受禽畜業廢水及棕土嚴重污染的問題。或許公眾並不察覺,其實這些臭魚很大程度是香港昔日農業科技失誤的受害者。對應這問題不僅需要環境管理及加強執法,更需要梳理香港本土農業科技發展軌迹,還原問題成因來尋找出路。

 

戰後的高科技——常規耕種

過往鄉郊河流污染的源頭,跟香港傳統農業轉向常規耕種及禽畜密集養殖有莫大關係。常規耕種就是以化肥農藥為主種植,在有機耕種風氣日盛的今日就像是萬惡之物。但其實半個世紀前的香港,農夫就是抱着對高科技的期盼,在政府官員介紹下去轉用化肥。首先要更正一個概念,化肥的準確名稱應為合成肥料(synthetic fertilizer),即以石油化工合成而來的肥料。筆者在論文答辯時就曾被教授以「世上有東西不是由化學元素組成的嗎?」(What’s not chemical?)指正。這技術在戰後的以科研增產的綠色革命中,配合合成農藥、高產種子及大型農業機械發揚光大。

 

五六十年代時的傳統耕種,肥料還是以人畜排泄物堆漚而成的「大肥」為主,當中雞糞肥直至今日仍是常用的有機肥料。要傳統農夫由作用較慢的糞肥一下子轉用快溶又高濃度的化肥實非易事,這個農業模式轉型實在有賴當年漁農署的研發推廣(agricultural extension)。從當時的漁農署年報可見,處方投放不少資源去試驗不同化肥配方(例如氮磷鉀及有機物的比例)、不同的施肥方法及密度,再分析肥料成本及農作物增產的經濟回報,最後選出最佳配方才透過講座及前線人員推薦農夫使用。在這強大科研支援下,本地農民成功轉營常規耕種增加產量,同時禽畜養殖業也愈見規模。在港人生活指數日升、副食品有價有市之下,農業產值在1980年代初錄得超過15億港元,接近今日數字的一倍。更有報道指當年農夫的收入,比工廠工人還要高。但農業增產背後的後遺症,影響至今。

 

科技發展忽略社會及環境的惡果

為何現今社會都追求有機種植,相信大家對常規農業的環境污染及食物安全問題都耳熟能詳。香港農業因人均耕地面積太小及地權分散等因素,沒有走向用飛機噴農藥的機械化農業,其小農耕種模式所帶來的水土污染亦不能跟美國等地相比。同時香港仍算是個法治社會,在港府監控下,本地常規農場蔬菜有殘餘農藥的機會比大陸菜場小。以香港規模的蔬菜農業來說,常規化後對環境的直接污染,比我們教科書中的認知相對低,但其間接污染就不能忽視。

 

當科技發展只追求經濟回報,而忽視了行業相關的社會面向及生態循環,就會帶來難以修復的後果。農夫轉用化肥種菜後,遍地開花而愈養愈密集的禽畜養殖業,就失去途徑處理大量排泄物。就算政府實施禽畜廢物管制計劃多年,但欠缺經濟誘因下,仍有不少害群之馬非法排放污水入河道,令八九十年代的城門河、林村河及山貝河(元朗大坑渠)等等河水都漆黑一片,叫人作嘔。在鄉郊規劃不當下,1990年代更湧現劏車場、電子回收場等污染毒性更強的棕土行業,政府一直束手無策,錦田河的生態當災至今。

 

適切科技之路

其實早在七八十年代已有研究倡議善用禽畜業廢料,例如在錦田試行的雞糞焙乾機製作雞糞肥,以及用木糠作乾牀養豬去做豬糞堆肥。可惜1980年代中大量大陸菜供港壓低菜價,令本地菜農無以維生後,這些「適切科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都沒有下文。現今全港都在談農業復興,為何雞糞肥卻要從荷蘭越洋進口呢?本地禽畜業卻只限衛生標準,不研發善用糞肥呢?現今香港所面對的環境問題,非常需要有整全視野的科研去應對。例如今日廚餘圍城,為何又只有少數學院研究將廚餘化作春泥,要靠農夫撥用種植時間去自行研發堆肥?紅火蟻及蠓橫掃全港農地,政府力推休閒農業之餘,又為何不大力協助農夫減少遊客受傷機會?今年的蠓患大爆發,如果不好好研究其生態鏈,胡亂噴殺蟲水又會否帶來更嚴重的後果?連棕土資料庫都欠奉的政府,又如何阻止污染水土的行業繼續破壞鄉郊呢?

 

新農業政策討論多年,第一項通過的措施為農業持續發展基金,涉及的5億元公帑撥款最近正式在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我們早前曾探討過政府偏好高科技,對現存低門檻在地農業有不平等資助的問題。同時官方水耕研發中心連年虧蝕,相比起半世紀前腳踏實地的應用科技實驗反而倒退了不少。在發展前景不明朗時大灑金錢,很容易倒錢落海,更會引來立心不良的投機者進場。以史為鑑,農業科技必須考慮社會需求及環境後果,亦不必是科技恐懼症。希望大家都能多思考香港目前面對的不同問題,能夠善用5億元去達至可持續發展。

 

劉海龍 (Johnny Lau Hoi Lu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6年5月21日

 

 

本文於2016年5月21日在《明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