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ervation of Government Hill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Culture & Heritage
,

政府山保育

 

作為貴報差不多半個世紀的讀者,對貴報2011年2月7日的社評〈政府應排除萬難,解決甲級商廈不足〉的立論,十分詫異與驚奇。社評的標題是對的,但末段的「政府總部西座保育價值不高,保育者應讓路」,那就大錯特錯了。難道貴報的社評,就像數月前謝偉俊在立法會上,建議把那還未平頂的添馬艦總部,放回作甲級商廈,以解不足,同樣搞笑?事實上,謝議員已隨後解釋,這純是立會辯論時的助語詞和增加效果的例子而已。

 

淘空半個政府山去增加甲級寫字樓,面積不過2.8萬平方米,與IFC的樓面面積,十分一也不到,杯水車薪,但其負面影響,如歷史傳承,城市發展的章節的被撕裂,整個百多年的政教合一的完整規劃的被破壞,怎不會令全世界講求人文教育(而非拘泥於$的市儈金融追逐者)的恥笑!或者簡易一點,從城市規劃來說,中環那狹窄的汽車及行人通道,已是超重,中環的空氣污染指數,日日都是過高,難道全本地化的政府官員,還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呢?

 

早於2005年,政府與民間在添馬艦爭取用地時,筆者已力主釋放市區軍事用地和在西九趕建像倫敦Canary Wharf的第二金融中心,還有的是在現在中環金融中心的東傍,灣仔北的政府大樓、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大樓,如有決心,是很快可以改裝和包裝成為甲級私人寫字樓,成為另一嶄新的金融中心。

 

最近筆者在帶領年輕人作政府山漫遊時,偶遇唐司長於炮台徑,筆者戲言在西翼的末端,只准加建較高樓層,作為金管局的總部。騰空的IFC金管局甲級寫字樓,既可挹注市場需求,亦可增庫房收入,更加可免陳德霖遠眺海景時,只是一片白濛(任志剛的海景評語)。唐司長亦微笑回應。假如成事,這就是真正的共建和諧社會。

 

以上胡言亂語,亦是建基於筆者對貴報數十年的擁護。政府山的encounter已由公開諮詢的層面上進入誠信、正直的正反辯論敏感階段。任何曲解保育者、民間、古蹟文物建築師與專業團體的獨立言論,都是不智的。

 

 

李鉞 (Lee Yuet)

公共專業聯盟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2011年2月17日

 

 

本文於2011年2月17日在《明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