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10 years under the new agriculture policy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 Economy, Environment
,

新農業政策下的10年

 

新農業政策的諮詢完結近一年後,政府的真正措施終於在最新的《施政報告》,及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在本年2月2日的會議中披露。除了斥資過億的農業持續發展基金及位於古洞南的農業園外,還有一個回應民間希望保護更多農地訴求的農業優先區。距離香港農業黃金年代超過30年,始終大家對本土農業發展有太少印象,當政府忽然積極推廣農業,就彷彿做什麼都令人難有異議。今次我試以投身農業運動數年的經驗及不同前輩的意見,推演一下新農業政策實行10年的光景。

 

「農業優先破壞區」

農業優先區即檢視全港超過4000公頃的農地狀况(當中84%為閒置農地),再將水土良好及交通方便的指定為不容大興土木。但發展局長陳茂波卻在1月中表示,期望此措施可釋放部分不宜耕種的農地去作其他發展用途。試想像一下,如果大家是囤地20多年,期望建住宅一朝發達的地主,在政策出台時會如何對待手中的百畝良田?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電召泥頭車,前來傾倒建築廢料使其不宜耕種,再響應陳局長的指引去作其他發展用途。

 

如此「先破壞,後開發」的事在新界每日上演,早前土地正義聯盟的「反轉倒泥友」行動,更揭發天水圍尖鼻嘴保育區的紅樹林被建築廢料活埋,執法部門卻後知後覺。在鄉郊破壞「無王管」的劣勢下,農業優先區很可能好心做壞事,催化地主破壞優質農地。相信不出10年,農業園外的新界農地就變成棕土遍野,陸續被用作其他短期回報更大的發展了。

 

農業園的先天缺陷

政府官員曾在公眾諮詢會中表示,佔地70至80公頃的農業園涉及繁複的收地問題,可能要6年後才能成事。事實上農業園要實行絕對困難重重:首先其選址古洞南,農地一早已被發展商瓜分並不斷闖關改劃用途。一個涉及270幢住宅的發展已影響11.5公頃農地,還有一個國際學校的申請不單止佔地逾4公頃,其長長的行車路更將過10幅農地攔腰斬開,已有農戶面對逼遷惶恐度日。連同無日無之的丁屋申請,當這些計劃成功闖關時,農業園還剩多少公頃呢?

 

就算古洞南力保不失,還有收地的定價如果高於農地市價,勢必拉高全港農地價格,令其更脫離務農實際所能負擔的地價。日後農業園的租金將以全港農地平均租金作準,這對目前租金差異極大的農場有何影響呢?假設全港農地租金的範圍是每年每斗種500至6000元(一斗種為7260平方呎),第一年的平均租金就是3250元。但到第二年,農業園外在收租少於3250元的地主很自然就會緊貼市况,加租至3250元,同時令全港農地平均租金升至約4625元。餘此類推,第六年的全港所有農地租金已貼近6000元,無論農業園內外的農夫都要交最高租金了。

 

不過以上各種情景都很難出現,因為動用百億公帑才保留小量農地,相信在立法會財委會已被否決撥款申請了。「搞農業很貴」的假象將令本土農業失去市民支持,但其實當中八成利益是被地主鯨吞。

 

農業基金還是投資基金?

為數5億元的農業持續發展基金會以1元對1元的同額資助形式撥款,意味着項目耗資愈大,就能獲得更多的資助。一般有機或常規農場不用大型溫室的話,其實10萬元左右就足夠建設,最多可獲得基金資助5萬元。相比起來,近日發展最快的水耕種植就要近300萬才能投產,即一個水耕場就有機會獲得150萬,為一般農場的30倍。為何數量上佔全港農場稍多於1%的水耕種植場,可以享有如此優惠的政策?

 

獲得巨額資助後又如何?官方的全環控水耕研發中心開業以來,已連續第三年錄得過百萬的虧損。香港大搞高科技農業的未來10年會如何?中國三農問題專家溫鐵軍教授在新書《水耕透視》的推薦序表示,大陸有投資者將水耕視為發財大計,借助熱愛高科技農業的官員去套取政府優惠及銀行資金[註1]。香港水耕業界實有不少有心人希望解決香港糧食問題,但當政府大開門戶吸引投機者時,10年後的高科技農業很可能變成科網股熱潮的翻版。

 

拯救農業 為時未晚

跟電影《十年》一樣,新農業政策的未來景况實教人憂慮。應做但不獲政府採納的措施其實多不勝數,例如為84%荒置率的農地設立空置稅及嚴厲打擊非法倒泥、阻止綠地變棕土等。要拯救本土農業,還請發展局高抬貴手,棕土先行[註2],煞停開發大片農地的新界東北等項目,讓農夫可以安心耕種。氣候日見極端,大陸菜都要廿蚊斤了。香港人今日一同守護農地,10年後的景况,說不定是美好生活呢!

 

 

劉海龍 (Lau Hoi Lu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註1] 詳見本土研究社剛出版之《水耕透視:香港水耕產業研究》

[註2] 有關棕土相關政策研究,可參見本土研究社下月出版之《棕跡:香港棕土發展研究報告》

 

 

本文於2016年2月13日在《明報》觀點版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