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 doing young people an injustice — a response to Chan Mo-po’s “A New City for a New Generation” blog post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City Planning, Land and Housing,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

別再陷年青人於不義:回應陳茂波《為年青一代 建造新一代新市鎮》網誌

 

政府於七月四日公佈了最新修訂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方案,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今日又發表題為《為年青一代建造新一代新市鎮》的一篇網誌,除重覆一次所謂的修訂細節,推銷「加強版」的「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 之外,亦企圖把計劃包裝成這是「以香港市民整體利益為大前提,平衡了不同持分者的訴求,同時合理和適當照顧受影響人士」。

 

本土研究社現就今天發展局局長《為年青一代 建造新一代新市鎮》一文作出全面回應:

 

一)依舊以大興土木形式作為城市發展方向 迴避真正的土地問題

本土研究社過往一年,積極介入本港土地問題研究,分析土地數據資料,力證政府的人口估算失誤,誇大發展需要,又迴避真正的土地政治問題(如:在發展計劃中總會預留鄉村式發展用地為原居民村擴張之用,又預留1200公頃官地作「鄉村式發展」;有逾800公頃「棕土」,以及有4000公頃已規劃的閒置官地未被優先發展而政府又欠缺充份解釋等)。

 

今天,政府一貫傳統的大興土木便是皇道的發展思維,迴避處理以上問題,卻向尚未開發而且對本港市民利益有漠大關係的農地,鄉郊工業及綠化地帶等開刀,是漠視土地使用上的公義問題。

 

二)漠視農業 城市發展代價更大

官方繼續漠視本地農業對整體港人利益的重要性,以為新市鎮發展模式是對港人最有利是一種落伍的思維。當內地糧食價格也不斷上升,內地甚至已從全面自給自足退步為需要進口糧食,可見香港有重新發展本土農業的需要。儘管官方聲稱會為受影響農民安排復耕,積極覓地及為農民處理配對事宜,這一來是將重點錯置於「小部 分」農民的利益上而非真正思考破壞農業對香港整體帶來的影響;二來是,政府計劃用來復耕的農地,大部分屬私人地,在現行的政策下,業權人擁有最大的主導權,政府哪有權保證受影響農民能全面復耕?而往後又如何保證農民不受業主加租或拒絕再租地而被逼遷?除非今天立即凍結全港所有農地,否則仍存有業主將農地 改作其他謀利發展的可能。

 

三)新換地安排 意圖淡化利益輸送色彩 陷年青人於不義

今日在城市論壇發言的地政總署署長甯漢豪女士聲稱,政府會徵用逾七成的私人用地,剩餘的三成當中不知有多少幅土地符合可申請有條件契約修訂的資料,意味會經私人換地而發展的私人地不多,圖以此淡化「利益輸送」的意圖。但就如明報今天《恒基新世界私樓地 可建樓面料值350億》[註一]指出,在最新的規劃中,「粉嶺北的馬屎埔及烏鴉落陽一帶中有6個處於恒基持有的地皮上,1個處於新世界的地皮上」,其中被稱為「鬼屋」的烏鴉落陽地皮,新世界早在06年建成25座屋苑,並取得入伙紙,但一直未有發售,明顯是等待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能增加地積比。烏鴉落陽地皮有一半將被劃作居屋一半被劃作私人住宅區,預料私人住宅區的部分會由地產商自行換地而取得發展權,可建樓面面積達112萬方呎;另外粉嶺北有6個私人住宅區均是由恆基所擁有,若全由恆基通過原址換地發展,可發展樓面多達656萬方呎,現市值逾300億元;而古洞北也有一個私人住宅用地地皮由長實擁有。顯然,此舉根本就存在「利益輸送」,政府借「為下一代人著想」之名來掩飾所作行為,是陷年青人於不義。

 

四)迴避先收回粉嶺高球場發展 混淆視聽

即使要有為十年後房屋供應作準備的必要,不少民間團體已提出可先考慮鄰近佔地170公頃的粉嶺高球場。就如環保觸覺提出,粉嶺高球場目前以象徵式地價和租金租出,契約到2020年才屆滿,但可以預早12個月通知就可收回;而且相比起有可能因搬遷及賠償爭議甚至是司法覆核而延誤的新界東北計劃,發展粉嶺高球場只須收回一塊官地,預計第一批公屋的落成能比現時新界東北方案快三年,政府絕對有能力執行。政府指要到2020年契約屆滿才可收回是混淆視聽。[註二]

 

總結:

政府的新界東北發展方案根本無助解決所謂的住屋問題、劏房問題,以及二十萬人輪候公屋問題。能急切應對問題,是先要:

 

  1. 檢討今天對租客欠缺保障的政策,因租住權和租金管制的缺席,是導致數萬人處於貴租劏房的主要原因之一,政府繼續迴避檢視租住權的問題,增加土地供應也無法解決以上問題;

 

  1. 檢討其他規劃中或尚未發展的發展區的公私營房屋比例,包括只有3%土地用作公屋發展的啟德,以及公私營房屋單位比例只有2:8的安達臣道石礦場;

 

  1. 先善用已有規劃用途的4000公頃閒置官地,並需向公眾全盤解釋該4000公頃土地的狀況,即使未能立即用作發展,也須向市民交待;

 

  1. 檢討賣地計劃內的土地,適當地抽起部份作公屋發展,並長遠地建立土地回撥機制,增加對新土地劃作公營或私營用途的決策機制的民主性,不容黑箱作業;

 

  1. 即使要增加房屋供應,也應優先發展170公頃粉嶺高球場,及研究透過整合800公頃棕土以騰空土地作更有效率的使用;

 

  1. 長遠而言,須重新檢視農業對整體城市發展的需要,在規劃過程中要考慮建屋發展對農業帶來的破壞。香港未來的城市發展,不是要鏟除已經是「生氣勃勃」鄉郊社區和農田來製造「生氣勃勃的走廊」。

 

望請官員深切反思,眼前在社會上一連串的深層次矛盾,因由是什麼?發展局局長不正視手上既有土地資源,盲目針對邊境農地、綠化地帶,強把農地與本港房屋發展需要處於對立面,究竟最終有誰得益?

 

 

本土研究社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3年7月7日

 

 

[註一] 《明報》《恒基新世界私樓地 可建樓面料值350億》,2013年7月7日

[註二] 有線電視新聞《環團斥政府高球場說法混淆視聽 》,2013年7月6日

 

 

本文在《香港獨立媒體網》於2013年7月7日刋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government must face up to socio-political problems in its current population policy and anxieties regarding one-way permit approval (Chinese version only)
Decelaration of population growth rate reveals stark gap between government overestimation and reality (Chinese version only)
How the land lies: a rebuttal to Secretary for Development Chan Mo-po’s misrepresentation of facts in blog post “Take a Holistic View and Act Without Delay” (Chinese version only)
Ping Kong Tsuen: a case study of evolving tactics in land resumption (Chinese version only)
Non-governmental data reveals new future for land develop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Killing intent: what Nansha’s “Hong Kong district” means for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