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laiming the common land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Brownfield and Short-term Tenancy,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

討回公地

 

從殖民地開埠直到今天的香港,政府整體土地儲備資訊仍然零散不堪。都已是2016年了,香港市民仍無法全面掌握現時政府手上有多少土地,究竟是潛在可供未來發展的。過去政府多以「擠牙膏」方式公布來年的土地發展詳情,整體土地儲備資料亦會被切開不同的土地類別:例如你知悉有關「空置土地」的資料,亦不代表你知道政府土儲的全部。有些本來說不可發展的政府土地,突然又會變成可供發展。或許你無法接受一個自言要成為「智慧城市」的地方,連最基本的公開資訊也欠奉,但事實卻正是如此。

 

作為土地發展的關鍵詞,現有政府土地儲備代表着政府自身有多少能力應付未來土地發展的需要,是在討論任何發展計劃不能繞過的一項重要基礎。站在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在近年政府嘗試透過破壞自然環境來增加新增土儲時,我們是否更應該率先叩問現存有多少政府土地可供優先善用?

 

短租土地大發現

或許香港「地產霸權」形象太過深入民心,普遍市民未必明白,其實特區政府才是香港真正坐擁最多土地資源的大地主。觀乎近年香港四大發展商的私人土地儲備,雖擁有過千公頃的地盤面積,原來政府還有2012年曾公布過約4000公頃政府空置土地,以及百多公頃劃作不同用途(如未決定用途、綜合發展區)的空置官地,單計此數已經遠超各大發展商在香港的土儲總和。

 

更令人大開眼界的,是政府歷來首次向立法會公布有關短期批租土地的整體數字及各區分佈(見表),這是我們已經追問多年的數據。翻開資料,才察覺到原來這類短租地在香港全數有超過800公頃,散落於18區,面積如42個維園般大,尤其是以荃灣葵青(140公頃)、元朗(105公頃)、九龍東(85公頃)、沙田(70公頃)最多,佔地面積已經是短租地總存量的一半。

 

這些短租地多屬批作臨時停車場、臨時存放、私人住宅後花園等短期用途,以3年至5年租出,可適時回收地皮作長遠發展。有趣的是,政府近年不斷強調土地不足,在早前「多管齊下」的土地供應策略諮詢中,與新界棕土的處理一樣,並沒有將短租地列入與填海、新發展區、岩洞等作為正規的發展選項及公開研究,只會在被質問時強調內部已檢討短租地情况,明顯並沒有得到同等規格的重視。

 

無人觸碰的信息黑洞

事實上,有關短租數字我們已經追問多年,過往我們亦曾經透過立法會問過總存數量的問題。可惜相關部門以往只取巧地回應近5年內批出短租土地的數字,避開了向市民公布整體短租實况。綜觀世界上不少地方都會將所有政府租地基本資料對外開放,供公眾查閱,而現時香港九成的租約(多過5000份)卻是以非公開招標的直接批租方式批出的,市民變相無法掌握實際承租者、區位及具體協議等資料。短租土地的具體資料仍是個難以監察的龐大黑箱。

 

不僅僅是政府無視,近年有自言為下屆特首鋪路的智庫組織發布土地研究報告,基本上都沒有觸碰短租地這項土地類型,探索現狀與發展的可能性,就直接對官方的「缺地論述」照單全收。這種有意或無意的忽略,不僅會向公眾構成潛在誤導,更影響了未來執政者的土地發展思維,對香港長遠的土地發展策略有害無益。要破解香港土地的種種迷團,我們實質需要的是能夠發現與創新的土地研究,而非搬字過紙的粗略發展推算。

 

未檢視先破壞

期望打開短租資料這個潘朵拉盒子後,能進一步打破多年來「香港地少人多」的神話,亦為我們現時引來眾聲指摘的土地發展策略帶來反思空間。連政府自己現有土儲存量都未全面檢視,就企圖向良田美景、郊野公園甚或他人家園開刀,是沒有資格要求市民大眾「犧牲小我」,以及不斷自稱要「面對現實作出取捨」的。

 

現時還有不同類型的官方土地儲備仍然隱沒於公眾的視界,短租地的隱藏情况實屬冰山一角,預期相類似的曝光將會陸續有來。關注土地問題的香港市民,亦應更積極向政府追討每一塊下落不明的政府土地儲備。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6年5月6日

 

 

本文於2016年5月6日在《明報》觀點版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government must face up to socio-political problems in its current population policy and anxieties regarding one-way permit approval (Chinese version only)
Decelaration of population growth rate reveals stark gap between government overestimation and reality (Chinese version only)
How the land lies: a rebuttal to Secretary for Development Chan Mo-po’s misrepresentation of facts in blog post “Take a Holistic View and Act Without Delay” (Chinese version only)
Ping Kong Tsuen: a case study of evolving tactics in land resumption (Chinese version only)
Non-governmental data reveals new future for land develop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Killing intent: what Nansha’s “Hong Kong district” means for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