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eel before the hegemons: a budget in service of real estate interests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Land and Housing,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Taxation & Public Finances
,

向地產黨低頭的預算案

 

一幀財政司長曾俊華與建制派議員咧嘴大笑的照片,揭穿了今年財政預算案的秘密:正在民怨載道之際,他們滿心歡喜地站在鏡頭前,深信一起串演「派糖救火隊」,便可以延續愚民政策,讓香港陰乾下去。

 

每年預算案背後都有一套官場潛規則,就是秉承「做靚盤數、官僚方便」的精神。什麼對付通脹、紓解民困等冠冕堂皇的目標,都必須服膺潛規則,否則一概打入冷宮。正因如此,管理公共財政的兩條金科玉律:公平與效率,往往被政府拋諸腦後。

 

潛規則凌駕公共財政守則

以一次性紓困措施為例,幾年來政府明知問題百出,依然不思改進。見微知著,只須看看每戶1800 元的電費補貼:籠屋劏房分租戶不能受惠,用電量低的貧窮家庭無法全數享用,高收入家庭則嫌多此一舉;電費補貼更會刺激用電消費上升,與應對氣候變化、節能減排的政策目標背道而馳。

 

但曾司長認為電費補貼是高招,可收「減低通脹率」之效。這全因能源支出佔消費物價指數的比重很大,可以美化統計數字;即使派現金給市民可以做到更公平有效,卻沒有相同效果。注資240 億元入強積金,讓市民無法即時紓困,背後的邏輯同出一轍。這是不打自招,他愈是「好畀心機」「做靚盤數、官僚方便」,便愈與民生脫節。

 

地產霸權的七宗罪

今年預算案的最大特點,不在於潛規則為患,而是地產黨當道。只要細心領會全文和沒有見光的潛台詞,不難發現地產霸權的七宗罪,只因市民年復一年地看在眼裏,滿腔怨憤終於在今天到了臨界點。

 

  • 賣地無力——雖然曾司長堂而皇之加推土地和主動賣地,但仍然不肯擺脫以勾地表為主,即讓地產商主導的本質。證諸過去5 年的經驗,勾地表內住宅用地的平均出售率只有17%〈註一〉,所以「明年土地供應有三四萬個單位」之說,實在自欺欺人太甚。

 

  • 樓價任升——曾司長認為政府早前推出的措施,已令「投機活動隨即收斂」。

 

他把焦點放在「資產泡沫風險」和「金融穩定」,變相宣布了政府放棄「樓價應維持在市民可負擔水平」的政策目標。地產商一眼便讀懂這份潛台詞,無怪在預算案公布當晚已經高價開盤。

 

  • 拒建居屋——這是跨黨派少有的一致訴求,亦是政府打破地產商「少建多賺」局面最實在的方法〈註二〉。曾司長對此隻字不提,仍然向市民推銷「供應土地=多推單位=穩定樓市」的歪理,似乎迷信了「謊言說了一百遍便變成真理」的神話。

 

  • 拖延監管——最近半山The Icon 的千萬豪宅垃圾樓,再次顯示監管地產銷售手法的迫切性。曾司長大可宣布在立法監管前,先推出馬上生效的行政措施。預算案不但交白卷,更連加快立法的決心,也付之闕如。按照鄭汝樺的時間表,今年底由委員會發表報告,明年草擬法案,可以確保曾蔭權在明年中下台前,立法規管一定不會落實。這是公告天下,曾班子未來15個月所有監管地產銷售的一切動作,都是掩人耳目的虛招。

 

  • 繼續強拍——自去年政府為了方便地產商收購舊樓,降低強拍門檻的法例生效後,弊病叢生〈註二〉。政府承諾支援小業主的補救措施遲遲未出台,上月又出現一宗由收購商在拍賣場上獨家「競投」,以底價成交,即賤價收購的鬧劇。中半山更成為「五步一收購、十步一地盤」的重災區,過度開發的環境危機指日爆發。曾司長對此視若無睹,連一句「檢討改善」的門面說話也沒有。

 

  • 放任壟斷——地產霸權壟斷之勢,早已從房地產業蔓延至市民的衣食住行。訂立跨行業的公平競爭法本是刻不容緩,但由地產商牽頭的大財團正部署強力反擊,以維護「中小企」利益為名,意圖令競爭法胎死腹中為實。預算案明言為長遠發展「創造有利環境」為目標,理應重申政府立法的決心,並帶頭增加透明度,開放所有毋須倚賴壟斷保護的公營機構,受競爭法監管。可惜曾司長再次交白卷。

 

  • 偷步賣山——曾司長最積極為地產黨開路的動作,是在發展局未完成公眾諮詢程序前,提前公布割售政府山給地產商,拆卸重建中區政府合署西座,完全漠視有七成市民支持政府山保留作公共用途的事實〈註三〉。由於20 個民間團體上月初已向城規會申請將政府山劃為特別保護區,這項宣布等同剝奪城規會公正審議民間規劃申請的機會,以行政權力干預法定機構的職能。究竟是誰在背後發功,使曾司長不惜公然違反程序、踐踏民意?〈註四〉在上周末的「地產政治論壇」上,一位80 後女孩娓娓道出了童年成長於茶果嶺寮屋區,鄰里互助,少年不識窮滋味的快活日子。今天全家住在公屋,兩兄妹各月入萬多元,頓成「富戶」,面臨遷出壓力。

 

但如今居屋希望幻滅,私樓更遙不可及,感到前路茫茫。這剛好引證了何濼生教授的最新研究結果:自1950 年代起,反映基層市民社會流動的「脫貧率」持續上升,但這趨勢在1980 年後出生的一代開始向下逆轉〈註五〉。坐擁萬億儲備的政府,居然讓下一代比上一代活得更艱難無望,能不令人心酸?

 

漠視矛盾累積民怨

曾班子自然希望「派糖救火隊」粉墨登場後,可以讓市民速速收貨。香港的競爭力與創造力正因地產霸權逐漸流失,如果這次預算案還不能激發改革,香港「陰乾」的趨勢將更難扭轉。從基層、中產到中小企都深受地產黨七宗罪所害,他們願意口裏塞進一粒糖,然後繼續把頭埋在沙堆裏嗎?

 

〈註一〉從2006/07 年度起,每年勾地表內住宅用地地皮數目的出售率為27%、24%、2%、8%及22%

 

〈註二〉詳見陳雲編,《九評地產黨》內許寶強、王慧麟及王永平的多篇文章

 

〈註三〉詳見公民黨2011 年2 月8 日公布的民意調查http://www.civicparty.hk/cp/pages/cpnews-c.php?p=15

 

〈註四〉詳見「政府山關注組」2011 年2 月23 日發表的聲明http://www.procommons.org.hk

 

〈註五〉Ho Lok Sang, “Post 80s and HOS Housing”, China Daily, 1/3/2011

 

黎廣德 (Albert Lai Kwong Tak)

公民黨副主席 (Vice Chairman, Civic Party)

2011年3月4日

 

 

本文於2011年3月4日在《明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it Hon Chung scandal, the latest in a long line of 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 infractions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