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ing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by implementing the immigration points-based system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Population
,

一石二鳥的移民計分制

 

候任特首梁振英未有顧全現屆政府顏面,為針對「雙非」問題而公開出招,既要求明年「零配額」,亦宣稱不保證內地孕婦來港所生子女可以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大有不計後果「一刀切」的味道。

 

不過,如果下任政府把處理「雙非」簡化成堵塞漏洞的問題,那便平白浪費理順香港人口結構和移民政策失衡的一次大好機會了。

 

回歸以來, 香港「被動接收」的移民(包括雙非子女和由內地審批的單程證人士)達七十七萬人,特區政府「主動審批」的移民(包括各類輸入人才計劃和投資移民)卻只有一萬一千人。前者對比後者的「被動指數」高達七十倍,足以證明現今的移民機制不但沒有配合本土需要,更已成為窒礙社會發展的消極因素。[註]

 

移民機制須作改革

「一刀切」能否解決「雙非」問題,還是製造更多社會矛盾,甚或衝擊法治制度?

 

由於梁振英拒絕解釋具體措施,實際後果現在無從估計。正本清源,只有改革移民機制,才符合本土發展的長遠利益,並為化解「雙非」問題奠定基礎。

 

我們建議引入「技術移民計分制」,取代「雙非」配額,化被動為主動,把人口政策納入正軌。

 

計分制以申請者的個人條件為評核準則,可與「家庭團聚」和「投資移民」類別並存,組成一套三足鼎立的移民機制。

 

移民機制的改革,應該依據下列四項原則,以切合本港核心價值:一、切合本土發展需要。移民機制必須因應本港社會和經濟發展的變化,彌補本地人口在質與量方面的不足;二、家庭為本、尊重人倫。以家庭為申請單位,不會因移民來港而拆散父母子女;同時尊重本地居民家庭團聚的優先需要;三、面向全球、一視同仁。貫徹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特質,以同一套準則審批所有移民申請,不因國籍、種族或宗教而存有任何歧視;四、香港審批、自主執行。按照「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則,所有移居本港的申請均由特區政府自行制定準則和自主審批。

 

世界各地熱門吸納移民的國家,如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地,均設有技術和專業移民的類別,並廣泛採用計分制。

 

這些國家的計分制,雖然細節不盡相同,但基本程序是先按照本土需要,選定計分的元素,再考慮當前的社會狀況,為每項元素的不同水平定期調整分數,然後根據社會需求和承受能力,確定年度配額,最後選取分數及格的申請,批准移民個案,直至配額用完為止。

 

四項條件計分基礎

綜合多國經驗,本港引入的「技術移民計分制」可以採納以下四項主要計分元素:一、年齡(青壯年人士最高分);二、學歷和專業資格(愈高學歷愈高分);三、職業類別(如屬本港所需的技術人才、具國際認可的專業資格人士愈高分);四、與香港的聯繫(例如,是否在香港接受教育,是否具有在港工作經驗,是否獲得本港企業聘用等)。

 

計分制以家庭為本,申請人及其直屬家庭成員可以一同來港定居。計分標準可以向較高學歷的年輕夫婦傾斜,不但有助甄選香港最需要的人口類別,提升工作人口比例,更可增加本地生育率,紓緩人口老化的趨勢。新機制向全球開放,客觀透明,杜絕「走後門」,有利香港維持國際城市的胸襟,增強競爭力。

 

正如大禹治水,面對壓力不能只靠圍堵。計分制為內地(以及全球各地)有意來港定居的人士提供合法的申請途徑,對「雙非」壓力起了疏導的作用。因此,隨着計分制的實施,目前由衞生署發出的三萬多的「雙非」配額,可分階段削減,直至完全取消為止。

 

移民政策關乎全港長遠利益,不應純粹以「私家醫院能否大賺特賺」為出發點。但究竟是用「一刀切」零配額博取公眾掌聲,還是讓配額逐年減少,隨着計分制所引入的年輕夫婦有更多生育需求,而使整體婦產科服務軟着陸,更有利醫療資源重新調配?這是下任政府須向市民交代的公眾利益課題。

 

當計分制實施後,即使內地孕婦來港所生子女仍可取得永久居民身份,真正有意來港而符合計分資格的夫婦,循正途申請的誘因,遠大於冒險闖關。不符合計分資格而只是為了「買保險」,或逃避一孩政策而到外地「超生」的孕婦,只要粵港政府加強行政措施,便會因來港闖關的成本太高而往別國另謀出路。

 

疏導圍堵雙管齊下

雖然內地孕婦違規闖關的個案未必可百分百堵截,但只要「疏導」和「圍堵」雙管齊下,該等個案應比現今的每年一千多宗為少,相對於每年數萬宗的移民個案,闖關對人口政策的宏觀影響也就微不足道了。釋法、修法,甚或政府以違法方式製造司法案件的迫切性,自然隨之下降,特區政府也可避免走入衝擊法治的死胡同。

 

為了配合計分制,扭轉「被動指數」,特區政府應向內地政府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改良為「家庭團聚計劃」,確保程序公義和增加透明度,善用現今每天一百五十個名額,加快滿足各種類別的家庭團聚需要。

 

現正實施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和「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多年來只成功吸納了二千多名移民。這些零散的計劃可合併於計分制之內,透過計分標準的調整,更有效達到輸入人才的政策目標;至於「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則可按照經濟周期的需要,予以調整。

 

現行移民制度千瘡百孔,為內地權貴鑽空子而大開方便之門。候任特首梁振英在政綱中提出重設「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正好是改革的平台。他是否有心排除政治阻力,建立一套扎根於本土利益的移民政策,兌現競選時「維護核心價值」的承諾?計分制是最佳的考驗。

 

 

黎廣德 (Albert Lai Kwong Tak)

公共專業聯盟研究委員會召集人 (Research Committee Convenor,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註] 詳見公共專業聯盟《香港移民機制的困局》研究報告和《技術移民計分制芻議》,2012年4月(www.procommons.org.hk)。

 

 

本文於2012年4月18日在 《信報財經新聞》 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