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time to change land administration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Brownfield and Short-term Tenancy,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

土地行政是時候改變了

 

「土地行政」一直不在公眾的視野,但無論是近日的倒泥、強拆、套丁爭議,明顯是土地政策的核心課題。過往數年的《施政報告》,總見「簡化」或「優化」土地行政程序,看來特首的着眼點不過是加快繁複程序,總之要加快推地、批地和批補地價等,以便加快建屋。另一邊廂,地政總署(或各區地政處)於近日傳媒常被召喚,圍繞的總離不開「縱容霸佔官地」、「監管不力」,可見特首所關注的與現實上公眾着眼的公義問題存在一定的落差。而更重要的,地政處的角色不應純粹只是批地和監管政府土地,以下試從兩大方面剖析香港土地行政的封閉及落後問題。

 

批地中見黑箱

本年2月,有傳媒報道指香港道教聯合會擬向政府申請撥地,以位於坪輋的昇平學校舊址作骨灰龕用途,事件引起公眾關注,更有網上聯署反對該址用作骨灰龕。根據報道該團體前年已開始向政府申請,並表示接觸民政事務局以取得政策支持。然而,公眾如何在申請撥地時向有關當局取得政策支持?這有否一個清晰的程序讓公眾申請?

 

直至傳媒報道後,公眾才得知原來可以申請學校的舊址作其他用途。可是,申請的審批準則又如何?過往曾有不少團體欲租借空置校舍作社區或教育用途,前往民政事務處及地政處申請,總是不能成事者居多。如何能成功申請在公眾腦袋存有多個問號。

 

監管中見縱容

另一方面,地政總署多番被揭發對於霸佔官地「監管不力」。如早前政府曾考慮興建公屋但後期擱置的元朗橫洲棕土,面積約17公頃,現時主要用作露天儲物及停車場。傳媒報道該範圍夾雜了共8.5公頃政府土地,部分擺放了貨櫃和構建物,及用作停車場,後來地政總署已證實了當中3.8公頃官地遭佔用,及會考慮檢控。傳媒發現該停車場從1990年開始成形,為何佔用官地多年,地政總署從未檢控?

 

去年1月,位於馬鞍山恆泰路的一個社企茶座及單車服務站,被傳媒揭發茶座旁的一幅空地突然改作露天收費停車場。沙田地政處已對該租用土地的團體發出書面警告,指若情况持續,將會終止其租約。可是,直至今年2月,仍有市民發現該停車場仍在運作,可見書面警告對於違規租戶未能產生效用。

 

同為去年的傳媒報道,一個位於天水圍的野戰場,佔地面積約1.2萬平方米,當中有2000多平方米是官地。報道指野戰場開業6年,並沒有繳付任何租金。審計署亦多次發表報告指地政總署少收租金,影響庫房收入。

 

從上述3個例子看來,地政總署未能有效地管理官地的使用、監管非法佔用官地,及對違規使用土地作出有效的控制措施。

 

政府的大地主思維

土地行政並不如城規程序般,儘管城規程序最終決定權仍是在城規會委員的手中,大批公眾申述未必能有效影響決定,但公眾仍可以看到清晰的機制,仍有文件可以追查及跟進。相對而言,公眾對於土地行政可知的有限,更遑論公眾的參與。土地行政的封閉,正反映政府自視為大地主,租客向業主申請批地或租借的程序毋須公開透明。正因此,政府沒有為土地的租用、審批定下具透明度的程序及資料庫。以短期租約的土地為例,部分土地以公開招標的原則批出租約,部分土地卻非由公開招標方式批出。這使公眾產生疑問:地政總署根據何種原則決定短期租約用地的審批方法?

 

除了批地封閉,地政總署對政府土地監管不力屢見不鮮,往往只是有傳媒揭發才採取行動。縱然理解人力資源有限,難以時刻巡查,但往往事後於涉事官地簡單豎上「政府土地」牌甚至圍封,也非十分理想,因這其實又一刀切完全限制市民靈活使用公共空間的可能。問題還是源於資訊不透明,一般市民難以辨識政府土地與私人土地的分別(特別是鄉郊地區);而即使是短期批租,市民也難以知悉其批租條款內容,以至公眾難以參與監察或至少調解地區紛爭,共同分擔管理公有土地的責任。

 

需要扭轉的根本觀念,是政府土地是本應屬於公眾,政府只是代公眾管理「公眾的土地」而非大地主。因此政府有責任解封牢固的土地行政思維,以尊重市民意願為大原則,清楚交代各種土地審批的程序和準則,如:每個申請的輪候時間、審批條件、需要何種政策支持等。更進一步要討論的,是土地行政是否符合公義原則,讓公眾監察地政總署是否以同一指標處理土地審批及租用,真正回歸到「還地於民」。

 

 

石懷謙 (Vivian Shek Wai Him)、林芷筠 (Camille Lam Tsz Kwan)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s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6年3月22日

 

 

本文於2016年3月22日在《明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