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s non-existent floating population policy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Population
,

看不見的流動人口

 

在一個全年整體旅客量比常住人口還要多出好幾倍的城市,人口政策框架的首要任務,應是處理流動人口所帶來的各種問題,長期則要處理人口高齡化。但現況是,約十多年後才發生的老化趨勢,瞬間已成為政府短期內輸入外勞政策的藉口,長遠而言,亦看不到針對流動人口的相關政策。

 

可知一天我們沒有認真考慮流動人口的性質與影響,就無法預期本地的醫療、福利、經濟、土地、規劃、房屋、教育等原有的城市功能,如何隨流動人口變化衍生的衝擊而作有效的應對。旅客究竟是來觀光還是生活,已衍生出截然不同的政策配套。

 

當然,種種迹象顯示,特區政府已不再顧及香港的處境,一些政策只是為了執行國家任務,只為了日後能升官發財;一些則因要保着既得利益而護航。香港人口政策最終淪為人力政策,貽笑大方。

 

歷年來酒店用途申請數字,政府內部按一按便可知,卻一直視而不見。本土研究社自行做了簡單整理,發現由1999年至2013年間,以城規第16條作酒店用途申請的數目,由99年15宗續年遞升至2013年的47宗,數量上現已遠超去年的賣地數目。當中2003年至05年間,數字更出現高峰,每年都有60多宗用作酒店用地,粗略點算有七成通過,清楚看到自由行政策對各類城市功能的潛在壓力。原有市區工廈及居住空間變為酒店愈來愈多,究竟還要多少被流動人口所侵蝕?

 

人口政策諮詢正在蹉跎歲月,離上次官方人口報告已有十年,香港還有幾多個十年﹖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4年2月24日

 

 

本文於2014年2月24日在《香港獨立媒體網》及《晴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