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speed rail phase 2 blackbox operation poised to bulldoze Ngau Tam Mei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City Planning, Environment,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Transport
,

黑箱高鐵二期揭發始末 走線勢毀牛潭尾塱原鄉郊社區

 

幾經查探及翻查文件資料,我們發現港鐵繼續發揮其黑箱交通規劃的本色,隱藏了「二期」計劃。蘋果日報的報導及圖片先後將資料曝光,有礙於篇幅所限,未有詳盡交代走線細節及在各區的具體影響。新聞也較集中於高鐵過海至西環的「香港高鐵延線」,至於「羅湖分線」對新界土地、環境及社群的影響較少描述,此文將會為此向各位加以補充。

 

驚見分叉線

有關羅湖走線,我們是從開始查閱高鐵環評內2009年更新了的「水文地質影響評估報告」(hydro-geological impact assessment)中工程對牛潭尾的影響開始發現的 (資料來源:http://www.epd.gov.hk/eia/register/english/permit/ep3492009/documents/hlar/pdf/hlar.pdf)。由於港鐵早前做的水文地質報告相當草率,環諮會要求港鐵再補做一份update 的報告,交代高鐵工程對地下水的具體影響(資料來源: http://www.epd.gov.hk/eia/register/report/conditions/aeiar1432009.htm)。在翻閱過程中,我們就看到了這兩張工程圖。

 

圖一、高鐵於牛潭尾雞公山內的預留通道,籌劃高鐵工期至羅湖走線 (圖中左線往牛潭尾、

福田,右往八鄉舊菜園村)

 

顧問公司不經意的洩漏了這天大的秘密(圖一),本來已經通過的公開環評報告並沒有顯示山中的「連接口」,現在顧問公司在這份報告「和盤托出」了。

 

另外,還嫌這條羅湖分叉線不夠清楚,公開文件中更以紅色虛線顯示未來高鐵羅湖線走向 (見圖二)。黑箱得這樣公開,以為小市民不會看文件,真是愚不可及。

 

圖二、高鐵分叉走線 (紅色虛線)

 

聽聞羅湖線還有些機密工程文件,清楚顯示走線的具體位置,包括牛潭尾、麒麟山一帶、天巒、古洞北、塱原濕地、羅湖,勢必引起新一波的環境、社區及「風水」抗爭。當然,資料仍然牢牢的鎖住在港鐵高層的抽屜內,公開無期。

 

西環治港可怕嗎﹖高鐵作為中港融合的意途已經相當清楚,但估不到港鐵會這樣不小心,在一次介紹大珠三角鐵路規劃的報告中又公開了通往西環的走線圖則。日後在「高鐵總站」可能會聽到「不停站列車現正駛經本站」,相信應該就是梁振英北下或者習近平南下的時候了。

 

圖三、西環走線原圖

 

禍不單行的牛潭尾

牛潭尾由雞公山河谷包圍,土層地下水豐富。在現時高鐵走線與暗中規劃的羅湖分線 (Lo Wu Bifurcation)將會雙重搌過寧靜的牛潭尾郊區,一條鮮有仍然依賴地下水源維生的鄉郊村落。

 

圖四、牛潭尾三面環山,水資源豐富,想不到如此美好的鄉郊環境會被高鐵連環搌過

 

高鐵工程則偏選訂約在牛潭尾地底18米至25米進行,會於地下水位以下的高度風化/完全風化(HD/CD)泥層鑽過 (見下圖)。而港鐵一直都在不同場合向村民聲稱高鐵使用TBM的鑽挖方式,就不會對地下水造成影響,亦經常引用落馬州支線鑽過塱原地底的「經驗」,來說明不會對地下水造成影響。

 

圖五、高鐵走線及通風樓地質橫切面

 

相反,何國強工程師則對沉降問題有另一種說法,直指地下水沒有影響是「騙人」的,我們應該問的是「如何」而非「有否」的問題。曾是開鑿水井師傅的村民郭生(影片中2:20 -5:00有郭生訪問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9QKRRFHAT_k),亦指地下水的世界根本不是港鐵想像般簡單:「地下水的水脈分佈是不同的,兩個相鄰的水井一個開鑽五米就有水,另一個可能挖到地下十米也未必有水。」先不論高鐵工程技術如何「高超」得防止任何地下水流失,高鐵鑽過時擾亂了整個地區的地下水水脈格局,本來能接觸水脈的井就會因地下水的變動而失去水源,這是連做水文地質報告馬虎得被環諮會要求補做的港鐵不會理解與承認的事實。村民亦對港鐵就工程影響自相矛盾的說法相當氣憤,一方面在環評報告中鑽挖與通風樓的沉降危機評估為「Low」(即是承認有影響) (見Hydrogeological Impact Assessment Report, 第18頁牛潭尾段及牛潭尾通風樓: http://www.epd.gov.hk/eia/register/report/eiareport/eia_1692009/EIA%20Report/Volume%205%20to%208-%20Appendix%20%28Part%201-%20Part%204%29/Appendix/Appendix%2011.8.pdf),但面見村民時則說「No」(沒有影響),已經在村民心目中誠信破產。

 

對牛潭尾區的雙重打擊,令本來影響村內北區及西區的範圍,擴展到東南西北中區全方位受災。以下是對區內主要影響:

 

  1. 生態環境:環評報告中的牛潭尾生態影響圖:見到有6-7棵Incense tree (土沉香) 因通風樓工程而被失蹤,也見到有山上有個「蒼鷺」的家將會遭高鐵橫過,可能也要搬家。

(資料來源:
http://www.epd.gov.hk/eia/register/report/eiareport/eia_1692009/EIA%20Report/Volume%202%20to%204%20-%20Drawings%20%28Part%201-%20Part%203%29/Drawings/M51%20-%20Ecology/NOL_ERL_300_C_XRL_ENS_M51_202D.pdf)

 

  1. 村屋沉降:沉降的原理是,當地下水在土層流失,泥土將會收縮,這些學理上都有水文理論模型用以計量沉降程度,並非危言聳聽。工程師指若是地方不平均沉降對建築物的威脅最大,千多戶村民的家園在港鐵逃避監察責任的形勢下笈笈可危。

 

  1. 消滅漁農:本土農業所謂「自然衰落」本是假象,區內有30多戶靠地下水養殖食用魚及錦鯉的村民,將可能因工程影響地下水消失而要結業。尤其養殖錦鯉並不能使用自來水,錦鯉一接觸氯氣就立即脫色,甚至死亡,地下水流失將會令當區漁業「一鋪清袋」(按:不知喜愛保護漁業利益的梁振英,會否與村民一起保衛地下水?)。

 

此外,當區本土農業仍然尚算興旺,仍有約百戶農戶在牛潭尾種菜種果園,千多戶村民都喜愛在屋前種植大量花草樹木,退休者亦會務農自給自足,也經常會用到井水。因山邊的高鐵通風樓工程,現已有農戶因全村地下水水位影響而水井失去水源耕作,當高鐵真的要在地底鑽挖過去時,情況將不堪切想。

 

  1. 考古文物遺址:據高鐵沿線古蹟影響評估顯示,二期新工程將會鑽過法訂的考古遺址區 (見下圖)。而高鐵沿線亦有幾所列入文物古蹟的更樓建築(見下圖),因非原居民村的關係而沒有被重視。由於沒有資源失修,高鐵鑽挖時的土壓、沉降、地傳震盪等影響將可能令這百年古蹟倒塌。

 

高鐵新苦主

除了牛潭尾這個將會受一、二期同時影響的關鍵地方,按照沿線,以下新界地方亦會受到牽連:麒麟山、天巒、古洞北、塱原一帶也將會受不同程度的牽連。尤其是塱原這一片香港鮮有的候鳥天堂,地下走線將會如何影響區內生態環境﹖有傳儘管港鐵否認以往落馬州支線對塱原的地下水已經帶來影響,當地的農民已經需要用自來水灌溉,已經構成一定程度生態影響。究竟塱原濕地能否再承受多一次大型基建工程﹖

 

現時,將會受羅湖走線影響的村民仍然蒙在鼓裡,得不到充分的資訊與組織。土地正義聯盟將會連結一、二期沿線受災社區,保衛家園水土,向港鐵討回土地正義。

 

就此,我們必須要向港鐵發問以下的問題:

 

  1. 反高鐵運動所揭示的,就是市民對於黑箱交通規劃的厭惡,其後更舉行了什麼公眾諮詢模式檢討的研討會系列。今天,港鐵竟然繼續暗中籌劃「高鐵二期」,於牛潭尾雞公山繼續興建分叉口及推進具體走線。究竟港鐵有沒有正視過市民對於民主規劃的訴求﹖

 

  1. 高鐵一期仍然未解決,大角嘴社區的地層影響樓宇結構,牛潭尾村已經因通風樓工程令地下水被抽乾,相信高鐵沿線仍然有大量不知情的社區受破壞卻無從申張。港鐵在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時信誓旦旦,會為受影響的居民作妥善安排,你的承諾是否只是對原居民有效﹖

 

  1. 菜園村事件中見證了大型豪建對鄉郊生活的破壞性禍害,為了保障新界鄉郊社區免於承受第二次高鐵工程之苦,港鐵會否向公眾承諾取消二期高鐵計劃﹖

 

自反高鐵開始,土盟成員一直處理的城市規劃、鄉郊社區過度發展及政府黑箱規劃問題,今次我們也堅決反對黑箱規劃的高鐵二期工程,要求立即向公眾公開所有與計劃相關的文件資料,並且要求徹查港鐵有否在審議撥款時誤導立法會。

 

當務之急,我們要求港鐵需立即停止任何影響地下水的工程,以保障受高鐵影響村民的生計安全,否則沿線居民定必誓死反對高鐵工程的胡亂興建。保衛香港鄉土、生態環境及新界本土農業社區人人有責,請公眾繼續關注及支持我們的組織及倡議工作﹗如有興趣透過牛潭尾了解最新高鐵發展及影響,亦可參與本土研究社與土盟主辦逢星期日的鄉郊發展導賞團,認識我們的社區組織工作。反對高鐵破壞,始於牛潭尾足下。

 

新界鄉郊發展問題博覽導賞 — 牛潭尾的危機與出路

http://landjusticehk.org/2012/04/06/ngautammeitour/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及土地正義聯盟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and Land Justice League)
2012年4月9日

 

 

本文於2012年4月9日在《香港獨立媒體網》刋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