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blish regular land sales to bring in regular income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Land and Housing, Land, Housing & Transport, Taxation & Public Finances
,

定期賣地:讓賣地成為經常收入

 

前幾天與孩子溫習通識作業,他問為何政府每年都有龐大盈餘也不增加教育及社會福利開支,讓他們可以小班教學或多建老人院。我告訴他,政府認為盈餘是由非經常的賣地收入得來,故不應用作經常開支,反應儲蓄起來作日後緊急用途。他聽後覺得很奇怪,說:「中學生都知道政府常常因賣地收入而有盈餘啦,怎麼會是非經常收入?」作為會計師,他這一問我也啞口無言。

 

事實上,特區政府每年錄得龐大財政盈餘時,都拒絕增加如社會福利及教育等經常支出。財政司每次提出的原因,都是盈餘乃由賣地等非經常收入產生,不能以非經常收入支持經常開支。這論點表面上看來很有道理,但筆者認為是政府固步自封的想法。原因是中學生都能看出,因賣地收入而產生龐大盈餘已成了經常發生之事。2007年政府在銷售稅的諮詢文件中也指出,政府經常有賣地收入,收入比例有高有低,最高是政府當年收入的28%,最低時也有3%。因此,我們必須要跳出圍籠,從一個更廣闊的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方法之一,是訂立定期賣地的政策,將這項收入的性質合理化。

 

政府有責任作長遠計劃

一項收入是否經常性,是一種會計概念。例如我們私人賣樓的收入便是一項非經常收入,因為我們一生中,最多也只有幾次這種收入。但地產發展商賣樓,便是一項經常收入,原因是地產發展商的業務就是買賣樓宇。

 

如果我們用上述角度分析政府的職能,大家都會同意政府是有發展土地、供應社會需要的責任。發展土地資源是經濟發展的一項重要手段與經常行為,並非間中出現一兩次的偶發事件。因此,筆者認為政府只要訂立定期賣地的政策,賣地收入便名正言順成為一項經常收入。政府應為香港整個都會發展訂立一個長遠計劃,然後依計劃執行; 過程中可以修改,但不會是一項沒有規劃、間中做一兩次的非經常行為。

 

這個論點是有稅局的類似例子支持。根據現時稅局的做法,我們賣了自住的樓宇,政府是不會對有關的收入抽稅的; 但對經常炒樓的投機者,稅局是會跟進他們經常買賣樓宇的活動,進行徵稅,原因是這些收入,乃他們買賣樓宇的營運收入,是一種經常的業務收入。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我們要用常識去看問題,不要固步自封、默守成規。

 

定期賣地較籌組公司收息簡單

上述分析,政府如果聽不入耳,筆者建議可進一步用土地發展公營公司,向政府派息的方法,把所謂的非經常收入改為連中學生也看得到的經常收入,方法如下:政府把現時與開發土地有關的部門,組建成一間與鐵路公司相似的土地發展公營公司; 這公司執行政府交給他們的土地開發計劃,並拍賣開發後的土地,賺取利潤; 利潤滾存到一個水平後,便向政府作定期派息,讓政府有較穩定的經常收入。   這樣,便可將連中學生也看到的收入性質正確的反映出來。當然,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訂立定期賣地的政策,讓土地收入成為政府的經常收入。

 

有會計師可能會指出,這是創作性會計(Creative Accounting),不應實施。在七十年代,會計師是理工學院教授的技能性學科,與在大學中教授主要培訓獨立思考的學科不同; 但近年大家發覺,部份會計師只表面地看會計準則,而不運用常識分析事物本質,這更是研究產生金融風暴的一項重要課題,例如如何正確處理放在資產負債表外的資產或負債。因此,近年各專業團體已將會計技能提升至大學水平,並要求會計學生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

 

我孩子提出的問題,是否藉得我們深入思考呢?香港因土地收入而產生巨額盈餘,已是經常發生的事; 這事實連中學生也看到,政府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只要正視這事實,政府就不能再迴避增加經常開支、不能再迴避長遠計劃,許多社會民生問題才有望得以解決。

 

韋志堅 (Victor Wai Chi Kin)

公共專業聯盟土地及經濟組召集人 (Convenor of ‘Land Policy and Economy’ Taskforce,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2011年4月29日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