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ding castles out of sand: the forced dismantling of Government Hill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Culture & Heritage
,

強拆政府山一錯再錯

 

在曾蔭權政府落任前兩星期,發展局長林鄭月娥趕着發表處理政府山的「最終方案」(Final Solution)。朋友間的電郵馬上瘋傳:這是否影射希特勒在形勢失利時,下令秘密滅絕猶太人的黑色幽默?

 

林鄭月娥宣布方案後,不管是內容或時序,無不令關心文物保育或城市規劃的專業人士嘩然。不少人懾於她快將升任司長,在公開場合不願多談,但私下無不憂心忡忡:今年 7 月後還剩下多少規章制度?

 

特區是否加快向標榜「以法治國」的內地人治模式看齊?

 

林鄭月娥的聰明之處,是每走一步都可以避開制度監管,還找到似是而非的理由「回應市民訴求」。

 

2010 年底,林鄭月娥首推政府山「又賣又拆」的建議,理據無非只得兩個:為庫房增加收入和增加甲級寫字樓供應。第一個「創收」理由,在去年庫房錄得大超預算的 700 億元盈餘後,已經不堪再提;第二個理由同樣尷尬:政府被發現在中環有 5 幅可供發展的地皮,再加上海濱新填地,共可建逾 300 萬平方呎的寫字樓。

 

利益輸送惹人質疑

理據空洞卻又堅持賣山,市民自然有地產霸權、利益輸送的質疑。林鄭月娥的「最終方案」是政府保留土地擁有權,改用「建造、營運及移交」(BOT)的公私營伙伴方式進行西座重建,把 30 年的使用權和營運收益交給地產商。

 

驟眼看來,這比賣地進步,因為政府至少保留土地業權。可是林鄭月娥主理地政多年,必定清楚知道,除了中區聖約翰座堂,全港土地的業權均歸特區政府擁有,所有 賣地都是出售使用權,分別只是一般地契在 2047 年到期,而BOT 則到 2043 年終止,相差 4 年而已。既然BOT 或賣地都是向地產商輸送利益,這一番折騰,對誰有好處?

 

由於BOT 招標採用「雙信封」制,由政府委任的評審員考慮所謂「質素及技術」評分,有更多主觀成分。這對於有相連地盤或深懂得投其所好的地產商大有好處,因為毋須出最高價便可成事,吃虧的只是市民。鑑於評標過程保密,不管誰中標,政府都可以引用評分高低,搪塞公眾質疑。

 

BOT 對林鄭月娥的好處更大,因為地產商出資重建,政府毋須向立法會申請撥款,令公眾無法監管。重建後除了公共空間和約一成樓面面積交還政府外,整個項目交由地產商管理,自然像領匯一樣「無王管」。

 

理據薄弱逃避監管

面對社會上「還山於民」的訴求, 「最終方案」的另一「讓步」,是放棄將土地用途由「政府、機構及社區」地帶改劃作商業用地。這是發展局「鑽空子」的手段,因為將來32 層高廈的七成樓面,仍然是商用寫字樓,但發展局選擇保留「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方便城規會利用簡易程序批准商用寫字樓存在,卻毋須改變土地用途,避開 城規會審議和公眾諮詢(按照城規條例第 12 條),使市民難以挑戰政府薄弱的理據。

 

最令人咋舌的一幕,是林鄭月娥在簡介會上,被記者質疑為 何搶在古諮會開會前公布最終方案,她說為了「掃除政治障礙」。關心政府山的團體無權無勢,只能向古諮會委員提交資料,頂多通過媒體表達訴求。事實上,很多 珍貴的文物史料,全因熱心市民努力不懈,才在過去一年公之於世〈註一〉。政府不但不感激公眾人士的義務貢獻,反而認定他們是必須掃除的「政治障礙」,特區 官員還有半點公道之心嗎?

 

林鄭月娥搶閘公布的客觀效果,既違背古物及古蹟條例的精神〈註二〉,更是公然向古諮會委員施壓,使他們「兩面不是 人」:本應是專業判斷的投票變成是否支持林鄭月娥的政治表態。這種手段使古諮會的威信蕩然無存,更摧毁了政府幾十年來建立的諮詢制度。本來中區政府合署建 築群整體已經評定為一級文物,但偏偏要搞精神分裂,分座評級。結果西座是一級與二級各得8 票,主席陳智思在投票結束宣布結果後才補加一票,宣稱西座就是二級。陳智思和部分委員相繼辭職,成為林鄭月娥的代罪羔羊。

 

國際輿論不屑一顧

林鄭月娥不僅視立法會、城規會、古諮會和公民團體如無物,更對國際知名的保育專家不屑一顧。三大國際組織,包括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專家意見的國際古蹟遺 址理事會(ICOMOS)20 世紀文物科學委員會、國際建築師聯會(International Union of Architects)及國際現代運動建築遺址協會(Docomomo International)致函特首曾蔭權,表示特區拆卸西座的方案,將會令中國政府違背對保育古蹟的國際承諾,並罕有地向全球發出「文物警示」〈註三〉。

 

林鄭月娥的反應是指民間團體向國際組織提供的資料「斷章取義」,完全抹殺了國際組織早已在函件中表明,他們是仔細審視所有政府的公開文件和顧問報告(包括政府最新在 6 月7 日公布的文物影響評估),和進行實地考察後才認定「西座是建築群中最精緻的元素,反映出社群與政府接軌的設計概念及建築細節」。一位從未受過文化保育專業訓練的特區官員,居然三言兩語便把國際專家的集體意見掃地出門,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古今中外,獨裁者有兩個特點:第一是自信「永遠正確」, 第二是「視制度如糞土」。據悉, 「最終方案」還未有經過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審批,堪稱「一言堂」的顛峰之作。候任特首梁振英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的處理手法,他是否刻意利用西座的去留,測試香 港人忍耐獨裁管治的底線?七一遊行的人數,也許是最佳答案。

 

註一:例如:時任港英政府工務司鄔勵德及中區政府合署建築師 John Aitken 提供的資料,均由關注組成員蒐集得來,詳見www.governmenthill.org

 

註二:古物及古蹟條例第18 條訂明:「委員會可就任何與古物、暫定古蹟或古蹟有關的事宜…… 向主管當局提供意見。」行政機關在古諮會未提供意見前作出決定,顯然使古諮會喪失法例賦予的功能。

 

註三: 政府山的「文物警示」是ICOMOS 首個針對中國項目而發出,亦是全球第二個, 詳見http://icomos-isc20c.org/id3.html

 

黎廣德 (Albert Lai Kwong Tak)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Policy Committee Convenor,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2012年6月20 日

 

 

本文於2012年6月20 日在《明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