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ok at agricultural policy consultation prospects (Chinese version only)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 Economy, Environment
,

香港農業政策諮詢前瞻

 

政府很快就會推出近年罕見的農業政策諮詢。事實上自從梁振英咬著粟米上台開始,民間農業關注團體都遍尋蛛絲馬跡,希望了解政府心儀的農業型態是怎樣,能否讓受內外夾攻多年的本土農夫安心耕種。

 

首先管理漁農業的漁農自然護理署的農業政策是:

「奉行自由市場的政策原則。除特殊情况發生,社會的資源概由市場力量決定,政府積極不作干預;政府負責因應發展現代化、生產效率高、安全及環保的農業生產所需,提供基礎設施和技術支援服務,但業界仍需按照市場力量自行作出調節;漁農自然護理署除研究引進適合本地環境的生產技術(環控溫室精耕蔬菜)之外更致力協助業界掌握市場新機會。」

 

明眼人也看得出,153字內的潛台詞就是:「我們只做技術支援,其餘一切農夫隨市場自生自滅。」同時間,掌管土地規劃的規劃署也在今年的年報中有城市農業研究的專題,但竟然對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於2011年底公布,香港六千七百公頃的農地隻字不提。最後食衛局副局長陳肇始在日前談及農業政策諮詢時,終於「明張目膽」地拆開禮物:「香港可用作農地的土地有限,政府一方面希望農業有良好發展,另一方面亦希望發展用地較少的高端農業科技。」發展農業真的可以不理農地嗎?

 

不能說的農業政策:以農地解決偽房屋問題

對現存農地避而不談,或許是政府心虛的表現。無論特首如何四處宣揚香港無地時,還放風會購買數十公頃農地做農業園,也無法解釋為何一直坐視3,794公頃,超過八成的農地被荒廢。說穿了,這其實就是養肥地產商鄉議局的結果。

 

假若政府表明心跡,正式宣佈消滅農業的話;能滿足數百萬人房屋需求的數千公頃土地正式轉變規劃用途,大家可以想像樓價會跌到哪一個地步。目前多個新界XX發展計劃分期推出,同時放任鄉紳在農地倒泥頭起丁屋,先破壞後發展;就能方便發展商(包括丁屋地產及各大地產商)享受加息週期前的最後盛宴,在人民水深火熱中賺盡一分一毫。奉行自由市場的政策原則,從來都不在土地房產市場出現,只是陰乾有利民生的各大行業的藉口;農業也許就是港府選擇性積極不干預的最早受害者之一。

 

中港農業政策的一國兩制

我們常說特區政府緊貼大陸政策,但偏偏在農業政策上體現出買少見少的一國兩制。正當多數香港人以為有錢就能向阿爺買食物,坐視官商陰乾本土農業時;中共不單將三農問題視為重中之重,更以菜籃子政策及十八億畝耕地紅線等規限城市化過度蠶食農地。於國際層面,中國更早已四出爭地,「糧失求諸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2013年在烏克蘭投資買糧,在烽火大地中要求面積達27個香港(三百萬公頃)的農地產糧輸華。

 

在動盪的國際局勢下,我們與其祝祖國好運,何不仿傚紐約及倫敦等國際都會,好好善用農地爭取部份自給,渡過短期的食物波動?倘若大陸再經歷如零八雪災般的天災人禍,我們如何能確保供港食品能順利通過食物自給率跟香港相約,但人口過千萬的深圳?我們難道要派警察上貨車穿州過省地守衛嗎?解款車都會跌錢吧!

 

腳踏實地的本土農業政策

那麼香港需要怎樣的本土農業?這並非三言兩語能說明。但在此借用現代都市農業之父Jac Smit 的經典著作《Urban Agriculture-Food, Jobs and Sustainable Cities》* 去點題:本土農業離不開食物、工作及永續城市發展。

 

食衛局及漁護署對農地影響力有限,我們難以寄望諮詢文件能根治農業荒地處處的困境。假若農業政策脫離食物生產及資源循環,或大灑金錢投資高入場費的高科技農業,而無視產業單一化的受害者──低學歷高手藝人士的就業問題;這就是不折不扣的離地政策,必須加以糾正。同時間,香港要發展一切利民產業,都必先整合一個永續城市發展方向,再真正落實土地規劃,嚴格執法。我們絕不能讓殘民自肥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今次農業政策諮詢中逍遙快活。

 

一日人類還要進食,我們都不可能脫離農業。今次農業政策諮詢,就讓我們從三十年的浮華夢中醒來,從舌尖開始,真切面對生活上每個細節,反思我城該如何發展。

 

* Jac Smit 雖已辭世,猶幸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實現了他的遺願,將《Urban Agriculture-Food, Jobs and Sustainable Cities》的更新版公開於網上。此書同時為AGR101-邁向本土農業世紀課程的主要參考書之一,謹此向Jac Smit 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劉海龍 (Johnny Lau Hoi Lu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4年12月29日

 

 

本文於2014年12月29日在《香港獨立媒體網》刋登。

 

 

 

Facebook Comments
Recent Posts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s response on Healthcare Reform Second Stage Consult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 – from absurdity to reality
Taking stock of the local agricultural industry is more than a matter of market values (Chinese version only)
Our dignified autonomy: farmers for the umbrella movement (Chinese version only)
China survival tip: where in the world are Guangdong’s hazardous chemical wastes? (Chinese version only)
Political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China-HK model in post-political reform Hong Kong (Chinese version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