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符號(二) :解構「無恥」

 在 交通, 發展、土地、房屋及交通
,

搞品牌建設的人,對「符號」這東西難免特別神經質,一看到便非要鑽到它背後看個究竟不可。在早前寫的一篇文章中(刊1月15日信報),我嚐試思考「高鐵」被視為一個符號的問題,提到「高鐵」這符號,在五六七八九十後的市民心中,已象徵了政府的高鐵西九方案與此方案背後的不公義、反智與沒誠信。當日文章篇幅所限,還有一點來不及說的,就在這裏補充 ─ 算是來個小結吧,雖然,事情還未結束。

 

「高鐵」這個符號,還象徵了甚麼? 我分別於1月8日與15日到過立法會外的反「高鐵」集會,聽到參加者最常喊的其中一句口號,是「無恥」。如果說「無恥」只是宣洩不滿的罵街式說話,就解釋不了它出現之頻密。那麼如果這是一個結論,以下一些信手拈來的事實大概可佐證及支持:

 

理虧自要轉移視線

1) 1月14日,特首曾蔭權於立法會內高呼要用Facebook與Twitter跟青年溝通,但當被陳淑莊與梁國雄議員要求即時步出議事廳,去跟門外作120小時斷食的青年對話時,曾蔭權卻拒絕。解讀:曾蔭權狡辯時衝口而出說外面「群情洶湧」,未說完即知自己荒謬(因為門外只是幾個手軟腳軟的斷食青年),瞠目結舌地改口說「群情高漲」,但已暴露了他理虧怕見市民的心態,與他於18日狂轟反「高鐵」者的狠相是一脈相承的。

 

2) 在吳靄儀議員多次追問「一地兩檢」問題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一直說沒有答案,後竟說至今仍未跟內地談過。解讀:一地兩檢問題直接影響「高鐵」的本質(高速還是低速)與存在價值(低速的話根本不用建),政府不解決,卻反指責泛民議員追問。

 

3) 1月16日,泛民議員提出近三十項利民動議,包括「優先聘用本地工人」、「定期向受影響的華景山莊、大角嘴居民匯報」等,被包括工聯會與九龍選區的梁美芬、李慧瓊在內的保皇派全數否決。解讀: 唔理好醜、但求通過撥款快快手。

 

謊言中找真相

4) 多名功能組別議員被揭發牽涉「高鐵」工程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但他們一直毫不掩飾的用盡方法要盡快通過撥款; 但到了投票一刻,石禮謙、何鍾泰、林健鋒、陳健波等人竟「缺席投票」。解讀:數夠保皇派票數通過撥款,疑似有利益瓜葛的人便不投票,以免日後被人捉到把柄。

 

5) 1月16日晚,立法會內近二十名保皇派議員「召見」現場警隊指揮官,高聲指罵限他十五分鐘內清場,讓「滯留」議員駕車離去(此事由湯家驊議員踢爆); 民建聯葉國謙事後承認,曾致電警務處處長鄧竟成質問為何仍未清場; 幸好警方沒聽從,否則場外極可能發生悲劇。解讀:「被困」是假嫁禍是真,當晚葉劉淑儀、石禮謙等多名支持撥款的議員,早已施施然自行離去。

 

早前無意中走入了“Symbolism Wiki”這個網站,看到它的slogan便覺得很有意思: Discover the Hidden Truths.  發掘出被掩藏的真相,恐怕是五六七八九十後的香港人都有興趣「咬住唔放」的事。

 

熊子弦 (Christine Hung)

公共專業聯盟 (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2010年2月5日

 

 

本文刊登於《CUP雜誌》2010年1月號 。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就醫療改革第二階段諮詢的意見書
開發郊野?或許,謬論講一百次就會成為定論
農業是否單純用產值去看待?「農業園」要正視什麼
荷鋤撐傘 尊嚴自主
北上求生知識:廣東化工危險品哪裡藏?
後政改時代的新中港城市政治預想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