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郊野?或許,謬論講一百次就會成為定論

 在 土地與房屋, 城市規劃, 環境, 發展、土地、房屋及交通
,

 

 

香港人自小已被灌輸一種訊息,就是我們居住的城市「地少人多」。教科書說,為了容納更多人口,我們必須填海造地,沒有他選。假如你工作和居住的地點是在港九的話,你的日常生活體驗也許印證了這個『事實』:在周末旺角會被旅客人群淹沒,放工時紅磡港鐵站和海底隧道天橋那邊被行李喼『車』腳,銅鑼灣抬頭看不見天空‧‧‧

 

近年樓價飆升、城市承載力飽和(但林鄭月娥在十月底的人口諮詢中說香港人口不必設限)。我們的政府(尤其是梁振英為首的政府),和他們的忠實梁粉,十分擅長利用樓價與擠壓感來感染社會情緒(emotional framing),將政策目標與市民真實需要對立起來--無論當中的邏輯如何千瘡百孔--例如最近開發郊野公園爭議,將房屋發展與郊野公園的需要對立起來。

 

荒涼的郊野公園?

事實上,郊野公園對普羅大眾的價值與真實需要,比梁振英和梁粉以為的要高很多。除了每年大大小小的遠足比賽(例如遠近馳名的樂施會毅行者)外,郊野公園還為市民提供了一個免費的郊遊場所。根據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最新進度報告的人流估算,原來在梁振英眼中極度荒涼,無人幫襯的郊野公園單在過去的一年已有12,914,200人次遊覽。

 

以政府早前為在欣澳附近建屋的構思『試水溫』而受影響的大嶼山郊野公園(南及北)為例,一年已有1,847,100人;前幾年鬧得熱烘烘的大浪西灣事件,以及可能大規模建屋的海下所在的西貢(東及)西,亦有1,887,800人次光顧。為何政府一味要提出建屋需求,卻隻字不提郊野公園的公眾需要?

 

先例一開 後患無窮

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把部分郊野公園割掉起樓,對普羅大眾來說損失是如何的大-這個損失不單是實在的,更是長遠的-因為先例一開,後患無窮。

 

不要忘記80年代尾,在擁有全港65%蜻蜓品種的大埔沙羅洞,地主曾建議發展高爾夫球場(部分地段落入八仙嶺郊野公園範圍), 後獲城規會批准(後來被環團司法覆核推翻),也成為近日政府和梁粉說為『發展郊野公園已有先例』。那樣假若某天,某塊郊野公園用地真的被割讓,相信會為建屋而犧牲郊野公園立下不良先例,類似爭議就會不斷重演。今天我們聽到『發展當中的2.5%不算什麼』未來我們或可能會聽到『發展當中的10%不算什麼』,『發展當中的20%不算什麼』。

 

過度公關導致過度開發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劉炳章,贊成政府提出不同增建房屋供應的構思,讓各界討論,包括運用郊野公園土地建屋。他說,政府刺激民間多討論,對事件有好處。

 

的而且確,多些社會討論是一件好事,但我理解現時的「討論」其實是政府有前提、有方案、有既定立場的公關工作。究竟那些「討論」有否建基於充足的現實情況,抑或是由陳茂波、地產商、蔡涯綿、劉炳章「行政主導」了?

 

在香港缺乏一個嚴謹的土地及人口估算及政策下(參閱本土研究社出版的『不是土地供應-香港土地問題的迷思與真象』 第二章-人口估算真象),有關土地、房屋、郊野公園和綠化帶開發的規模完全可以是無止盡的,最終很容易導致毫無需要的過度開發(Over-development),益了建商損了市民寶貴的資產。

 

俗語說,一個大話講一百次,就會成為事實。產業測量師與會計師不懂規劃精神,將一個謬論講一次成為了輿論,講一百次,就會成為定論。

 

 

黃肇鴻 (Brian Wo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3年11月2日

 

 

本文於2013年11月2日在《香港獨立媒體網》刋登。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就醫療改革第二階段諮詢的意見書
農業是否單純用產值去看待?「農業園」要正視什麼
荷鋤撐傘 尊嚴自主
北上求生知識:廣東化工危險品哪裡藏?
後政改時代的新中港城市政治預想
丁屋霸權年中無休 高官大浪西灣建五丁屋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