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政策目標的思辯

 在 醫療, 醫療提供, 醫療融資
,

香港的醫療政策應該以什麽為目標呢?就着這個問題,我們或可參考外國的經驗,並對其作出批判性的論証。

 

在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醫療的享有」(access to healthcare) 是「歐盟基本人權憲章」(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所保障的其中一項基本權利。面對人口老化、醫療技術日益昂貴、及公眾需求不斷增加的挑戰,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在2001年12月訂出各成員國醫療系統的三個長遠共同目標,並重申憲章對醫療權利所作出的保障。這三個共同目標為:1)不論收入或貧富,皆可平等享有醫療的照顧;2)高質素的醫療水平;及3)財政上的可持績性。委員會並指出這三個目標必須同時併行。換言之,平等享有醫療這一目標不能因財政上的考慮而有所妥協。委員會這一目標建議於2002年獲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通過。

 

另一方面,智利、德國、希臘、新西蘭、斯洛文尼亞、瑞典和英國等七國的衛生部長於2003年成立「共享醫療國際論壇」(The International Forum on Common Access to Health Care Services)。論壇的成立建基於七國對醫療系統目標的一個共同信念,即醫療系統必須保証人民能平等及普及地享有高水平的醫療照顧。值得注意的是,縱使醫療系統面對人口老化、醫療成本及公眾需求不斷增加等的衆多挑戰,七國仍一致地扞衛這一共同目標。

 

從以上的論述,似乎可見「平等享有醫療」和「醫療按醫療需要分配」是不少醫療系統所追求的目標。更重要的是,以上所提及的國家,在面對嚴重財政挑戰的同時,依然重申對這目標的堅持。

 

我們或許會問,「平等享有」為何這麼重要?為什麼要賦予每個人平等享有醫療的權利,並要求社會作出承擔?從現實考慮,社會能滿足每個人的醫療需求嗎?賦予每個人平等醫療權利,難道不會為社會的財政負擔構成一個「無底深淵」嗎?不會令社會無法追求其它共同目標嗎?有論者可能更會指出,社會對每個人的醫療需求根本沒有任何責任。社會可能基於「同情」或「慈善」的考慮,對有需要的人施以援手;但即使不伸出援手,也談不上是對人權的侵犯或造成社會的不公義。

 

就着這些問題,我們可嘗試引用公義理論和「平等機會」(equal opportunity)及「正常活動功能」(normal functioning)兩個概念作答。我們可指出,即使社會接受財富不均、貧富懸殊,社會仍有責任為每個人提供平等的機會。由種種個人能力未能控制的因素而引至的不幸(例如由經濟轉形而導致的失業),並因此而令致的機會不平等,社會就有責任給與適當的補償或援助。由此引申到醫療的範疇內,我們可以作出以下的推論:1)患病與否很多時不是個人所能控制;2)患病會損害個人的「正常活動功能」而引致機會不平等;3)由於醫療能恢復個人的「正常活動功能」,故此4)醫療對保障社會上機會的平等起着一定作用。假如我們認同保障機會平等是社會的責任,我們就必須同時接受「平等享有醫療」也應得到社會的保証。

 

上述的推論,同時可為回應「無底深淵」的憂慮,訂出醫療開支的一個底線。「平等機會」的考慮只要求社會承擔恢復個人「正常活動功能」的醫療支出。由於「正常活動功能」較能從醫學及科學的角度定義,要理出一張社會必須提供的基本醫療清單,應該不是沒有可能的。

 

至此,讀者可能會問,香港不是已保証市民能平等享有醫療嗎?有關官員不是諾「市民不會因沒錢而不能看病」嗎?要指出的是,「平等享有」這概念包含(entails)「主動責任」(positive duties)的意思;「主動責任」包括分析和清除對「平等享有」可能構成的種種障礙。相反,香港政府的諾,則看來多一點「被動」(reactive)的意味。政府的諾看來只限於「門是打開的」,病人摸上門來,不會因無錢而失救。但政府可有顧及醫療政策和糸統內,有沒有令病人卻步的措施或其他障礙,從而令病人不願/不敢「摸上門來」?當政府考慮提高醫療收費並提出醫療收費減免機制時,可有同時研究申請程序本身可能構成的障礙?申請程序會否太繁複而令部份病者減少就醫次數或甚至卻步而延誤就醫呢?不同處境或階層的病人,是否平等地接收到醫療資訊?看來「門是打開的」和「保証平等享有醫療」之間,還有頗長的一段距離呢。

 

 

高德禮 (George Cautherley)

醫療政策論壇召集人 (Convenor, Healthcare Policy Forum)

 

 

本文於2006年4月29日在《明報》刋登。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就醫療改革第二階段諮詢的意見書
開發郊野?或許,謬論講一百次就會成為定論
農業是否單純用產值去看待?「農業園」要正視什麼
荷鋤撐傘 尊嚴自主
北上求生知識:廣東化工危險品哪裡藏?
後政改時代的新中港城市政治預想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