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地名作為方法

 在 城市規劃, 發展、土地、房屋及交通
,

近日經過灣仔皇后大道東一帶,滿街盡是市建局囍滙的宣傳廣告,經紀滿布游說途人買樓。我拿起一張囍滙單張,看到上面大大隻字寫着「新灣仔」,已無法平息下來,心想:新甚麼灣仔?這裏是舊灣仔,我只聽說過新灣仔是在告士打道以北,你是要進行銷售誤導,還是跟我們說舊灣仔已被你打造的新灣仔消滅?

 

2009年,市建局決意強拆灣仔利東街,去年將街道易名「囍歡里」,現在有人還要改區名叫新灣仔,好一場地區性的文化革命。須知城市發展關乎記憶與遺忘,我們必須先忘記一片地方的文化與歷史,才能在投資房產時不失貴氣,毋須連帶上任何有關逼遷與血房的倫理責任。

 

這種透過改名來改造地方認知的玩意,我們並不陌生。最經典的是三年前,那份將香港納入在國家十二五規劃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計劃,你看到規劃的重點不是要建甚麼,而是改名將維多利亞港易名為「香港港」,將新界西北一帶改名為「城市客廳」。

 

改掉地名,過了十年後無人再能憑地名記起這裏發生的人與事,但是我仍深深記得數年前的居民反清拆抗爭,街上哪裏是街坊絕食的地方,哪裏是暴力清場的地方,哪裏掛着「人在做,天在看」。地名,是這個城市的最後底綫。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4年1月6日

 

 

本文於2014年1月6日在《晴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回陳茂波:研究郊野不如先研究你自己
算高鐵舊帳
分流大騙局
圖窮匕現
視若無「島」
不自由服貿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