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窮匕現

 在 土地與房屋, 城市規劃, 發展、土地、房屋及交通
,

在課堂上探討地理學的社會批判力量時,我常常會以「圖窮匕現」比喻繪畫社會狀況的威力:「展開地圖,我們就可以看見匕首」。今天真想不到,上星期的街頭襲擊案卻賦予另一種血腥詮釋:「劉進圖已到事業窮途,匕首就出現了。」

 

經此一斬,匕首的意義不再是源於市民、社會及傳媒,透過繪製現實社會環境,從而針對不公義的當權者及社會實況的改進力量,而是有一神秘勢力,倒過來襲擊一些能夠揭開利益分布的記者、知識生產者。一瞬間,這把匕首約化成一種純粹的暴力,原始的鎮壓。

 

看着新聞,有一刻不禁潸然淚下,憤慨兇手不止謀殺新聞自由,也謀殺了一種市民的地理:企圖用暴力行為將權貴利益的全景地圖重新隱藏,廣泛的恐懼裏,不為人知的離岸公司、人物關係就可如常在密室中繼續滋生。從事相關研究及報道的朋友正強烈感到——我們的情況危殆。

 

一直以來,土地利益乃眾多社會暴力之源。過往我在新界經歷過收地及土地問題,面對地區黑勢力、騷擾、媒體滅聲已見怪不怪,大部分只想充紙老虎,告訴你不要阻他發達。

 

今天這攞命六刀,令人大開眼界,因兇徒是要你狠狠的爆肺!

 

活在暴政年代,未經法訂審議,就先向立法會拿錢去拆東北村民的家;為實現權力意志,可以連最基本市民日常生活境況也置諸度外;九成九人反對的碼頭用地改劃,城規會也可以全體通過。香港重見戰國末年圖窮匕現的畫面,或許不遠矣!

 

 

陳劍青 (Chan Kim Ching)

本土研究社成員 (Member of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2014年3月3日

 

 

本文於2014年3月3日在《晴報》刊登。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回陳茂波:研究郊野不如先研究你自己
算高鐵舊帳
分流大騙局
視若無「島」
不自由服貿
看不見的流動人口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