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私家醫院求診?但對它們的規管已經足夠了嗎?

 在 醫療, 醫療提供, 醫療監管
,

不久之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在一報章訪問中展述他心目中未來香港整體醫療系統的藍圖。在他的願景中,私家醫院將會擔負起更重要的角色。例如,早期未有擴散的癌症,市民可選擇到私家醫院求醫。高局長的藍圖引申出一個非常的問題:香港現時私家醫院的規管架構能否有效地確保住院醫療的安全及質素?

 

假如我們是重視住院醫療的安全的話,我們就絕不能對這問題輕率。因為在過去二三十年間世界各地就不斷有研究指出,病人在住院接受治療期間可能會遇到由可避免的醫療失誤所導致的不必要傷害的風險其實並不低。

 

美國著名的「哈佛醫療研究」“Harvard Medical Practice Study” 發現,於1984年,在紐約州,有2.2%的住院病人遭受到由可避免的醫療失誤所導致的傷害。這等同於每47個病人中就有一個會遇上。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及南澳,於1992年,由當時澳洲政府的民政及衛生部委托的研究則發現,相關數字為8.5%(或每12個病人中有一個會遇上)。在紐西蘭,於1998年,相關的數字為6.3%(或每15個病人中有一個會遇上)。在荷蘭,於2004年,相關的數字為4%(或每25個病人中有一個會遇上)。然而,以上這些數字其實只有是醫療失誤問題的「冰山一角」。因為大部份的醫療失誤都沒有對病人導致傷害,因而並沒有紀錄在案。

 

以上這些研究更發現,大部份的醫療失誤(56%至75%)並非「系統性」的錯誤,而是由個別醫生所犯的錯誤所導致。

 

此外,另有兩項最近的研究更值得我們關注。這兩項研究發現,絕大部份的醫療失誤實際上是由一小撮醫生所犯上。

 

第一項研究分析美國「全國醫護人員數據庫」“National Practitioner Data Bank” 的數據。這研究發現,於1990年至2010年間,在病人於治療期間受到嚴重及不必要的傷害的個案中,有50%的個案只涉及2%的美國醫生!

 

第二項則分析澳洲衛生事務申訴專員所收到病人對醫生的投訴個案。與美國的研究結果相若,這研究發現,於2000年至2011年這11年間,50%的投訴個案都集中在3%的澳洲醫生中,而四份一的個案則集中在1%的醫生中。

 

就著以上澳洲投訴個案的研究結果,前紐西蘭醫療及殘障事務申訴專員曾作出這樣的評論:假如要改善醫療的質素,我們確實需要針對「問題醫生」這課題。

 

在政策討論的層面,於21世紀初在北美開展的「病人安全運動」則有這樣的總結回應:現在實在是時候去設計及評估能夠查找「問題醫生」的制度。

 

研究澳洲投訴個案的學者也認同這一結論。他們認為,對那些「高危醫生」採取即時的步驟去改善或指導他們的醫療技術,或甚至限制他們行醫範疇,可能是一個高成本效益的醫療質素及安全提升方法。

 

此外,資深醫生也持有類似的觀點。美國一名退休醫院人事主管最近就在醫學期刊BMJ Quality and Safety撰文提出以下的看法:以一筆豐厚的補償金辭退那些庸醫 (hardcore bad doctors)可以大大減少由醫療失誤反引至的不必要傷害。

 

因此,除非我們有很強的理由去相信其它國家的經驗完全不適用於香港,否則的話,為確保住院醫療的質素及安全,香港的醫院實在有迫切的需要設立一套有效的機制去監察及評核醫生表現。

 

就著香港的私家醫院而言,現行規管它們的架構卻遠遠落後於這方面的需要。現時規管私家醫院的法例,《醫院、護養院及留產院註冊條例》(第165章) ,並無訂明任何條文規管私家醫院如何審核在其醫院行醫的醫生的專業資格及如何評估和監管他們的水平。

 

雖然《私家醫院、護養院和留產院實務守則》(《第165章實務守則》) 訂明醫院須設立機制,以便:1)審核獲准在其醫院行醫的醫生的資格、2)監察他們的表現、及3)如果他們表現欠佳的話則可取消行醫的資格、等等,可是這守則只是非法定的實務守則。它並非法例第165章的一部分。因此,它的效能存在著很大的疑問。

 

與此同時,最近的《私營醫療機構規管諮詢文件》也沒有就著監察及評核醫生表現這方面作具體和實質的建議。諮詢文件也沒有提及會否將《第165章實務守則》納入將來的法定規管架構內。諮詢文件只作出了一些極其空泛和籠統的建議:“私家醫院應制訂完善的人力資源政策,使在醫院工作的人員符合有關醫院要求和採納的基準要求。具體而言,私家醫院應推行政策或制度,確保轄下人員( 特別是客席醫生) 持有相關資格認證。” 然而,又有誰會反對這些建議呢?應該討論及值得討論的反而是怎麼樣的人力資源政策和資格認證制度才能確保醫生的行醫水平。可是,非常遺憾地,諮詢文件在這些細節上卻完全留白。我們認為檢討相關的實務守則並將守則納入將來的法定規管架構中應該是討論的起點。

 

根據國際經驗及從病人安全的角度出發,在並未設立有效的監察及評核私家醫院醫生表現的機制之前,我們認為絕不能讓私家醫院在香港整體醫療系統中擔負起更重要的角色。

 

 

高德禮(George Cautherley)

香港民主促進會副主席 (Vice-Chairman, Hong Kong Democratic Foundation)

2015年9月14日

 

 

本文較短的版本以標題〈私家醫院規管足夠嗎?〉在《信報財經新聞》於2015年9月30日刋登。

而另一英文版本則以標題 “What to do with too many doctors who make too many mistakes” 在《信報財經新聞》英文網站 EJ Insight <http://www.ejinsight.com/>於2015年11月16日刋登。<http://www.ejinsight.com/20151116-what-to-do-with-too-many-doctors-who-make-too-many-mistakes/>

 

 

 

 

Facebook Comments
最新上載文章
就醫療改革第二階段諮詢的意見書
開發郊野?或許,謬論講一百次就會成為定論
農業是否單純用產值去看待?「農業園」要正視什麼
荷鋤撐傘 尊嚴自主
北上求生知識:廣東化工危險品哪裡藏?
後政改時代的新中港城市政治預想

開始輸入並按Enter鍵進行搜尋

Home
Home